2020年美国大选的四大新现象

2019-12-12 12:05评论关闭Views: 6

meiguominzhong

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拉开大幕。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本应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但是,2020年的大选冒出了许多新现象,有些是数十年仅见,有一些甚至是美国建国来仅见。这些现象,折射了美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值得密切关注。
第一种:“进步派”现象

2019年4月,在奥巴马任内担任了8年副总统的拜登,宣布将参与2020年总统大位角逐。拜登的加入,标志着民主党内两大阵营正式开始分庭抗礼。一个是以拜登为代表的“建制派”,或者说传统“自由派”;另一个是以桑德斯、沃伦为代表的“进步派”,或者说是“进步主义派” 。

进步派是民主党的左翼,标榜亲劳工、妇女、穷人。长期以来,进步派一直在民主党自由派或建制派的阴影下战斗。上次大选,以桑德斯领军的进步派还被认为是异端,在党内初选中不敌希拉里为代表的建制派。如今,建制派仍然主导民主党的高层,但进步派大有后来居上的味道。

这次,民主党的总统参选人中,拜登、沃伦、桑德斯、贺锦丽这4名民调为两位数的参选人可被归属于“第一梯队”。这其中,除了拜登外都是进步派,占3:1的优势。尤其是最近,受“乌克兰通话门”的波及,拜登儿子涉嫌腐败,导致拜登原先在党内领跑的优势不复明显,甚至不复存在,进步派更是具有压倒性优势,这不仅在民主党历史上空前,在以保守为底色的美国政治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进步派参选人竞相提出带有强烈激进色彩的政治主张,如免费大学教育、减免学贷,等等。除了反对特朗普这一基本共识外,建制派与进步派之间的鸿沟巨大。如在医疗保险议题上,在民主党所有参选人都同意“全民医保”前提下,拜登坚持“奥巴马医保”,而沃伦和桑德斯批评“奥巴马医保”还不够全面,沃伦称她会让最富的部分个人和大企业为全民医保买单,等等。

党派势力的消长,其实是背后所代表的社会势力消长的表现。《纽约时报》去年7月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民主党正在社会主义化吗?》的文章。文中说,大衰退、教育成本的上涨、医疗保险的不可靠和工作场所越来越不稳定,以上种种结合在一起,令年轻人在物质上产生了痛苦的不安全感。因此,正是底层美国人,尤其是年轻美国人的幻灭感,将进步派送上政治舞台。

但从选举角度看,进步派的冒升使得民主党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难题:建制派可能走不出初选,而进步派在与共和党对决中,其激进立场难以争取中间选民,这会使得共和党渔翁得利。
第二种:杨安泽现象

在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的众多民主党人里面,唯一的华裔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选情低开高走,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人物。

杨安泽来自台湾移民家庭,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博士学位,是一名企业家,也是美国近半个世纪以来首个宣布参与总统大选的华裔。之前,曾经担任联邦参议员的邝友良,分别于1964年和1968年两次参选总统选举共和党内初选,并在1964年成为第一位在共和党内初选中获得选票的亚裔候选人,获得了夏威夷州及阿拉斯加州的选票。

杨安泽在2018年1月就宣布参加总统选举,许多人、包括华人在内,都认为他是来“打酱油”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杨安泽是过关斩将。

第一关是捐款关:今年3月,他获得了超过6.5万名捐款人,达到登上民主党初选辩论舞台的门槛。

第二关是民调关:目前,杨安泽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3%左右,在民主党参选人中通常排在第六至第十名,离拜登、桑德斯等热门人选还有较大的差距,但超过了很多老牌的政客。

第三关是辩论关:辩论是新人赢得选民和媒体关注的关键。头两次辩论,杨安泽暴露出华人不善言辞、羞于表现的弱点,发言时间短,第二场只有7分58秒。但后来渐入佳境。第三场辩论做了一件以前的总统参选人都没做过的事情:宣布将选择10个家庭,向他们每月发放1000美元,发放12个月。杨安泽的这一宣布产生了公关效果,引起现场观众和其他参选人的较大反响,也占据了不少媒体的标题。到第四次辩论,他已经开始学其他人抢话筒了。

第四关是政策关:参选人还是要靠政策来说话。杨安泽竞选的核心政策是他的全民基本收入(UBI)计划:每月向18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发放1000美元,而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杨安泽称这个计划为“自由红利”。杨安泽警告说,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可能会在未来30年夺走美国近一半的工作,他认为“自由红利”计划可以帮助解决失业等各种社会问题。杨安泽在各种场合,强调自己是“一个擅长数学的亚洲人”,善用“数据”说话,还提出“人性至上”口号,引发媒体热议。

当杨安泽刚开始参与竞选时,他是一个在政治上籍籍无名的“门外汉”,现在他已经在互联网上拥有一群忠实的追随者,他们自称为“杨帮”,支持者大多是白人和亚洲人,男性稍多,而且非常年轻。他还成功地赢得了一些“进步派”和保守派人士的支持,包括一些2016年大选时投桑德斯和特朗普票的选民。杨安泽还吸引了硅谷科技巨头的关注,比如特斯拉公司的老板埃隆•马斯克就在网上公开支持杨安泽。而在华人内部,围绕杨安泽的政纲产生了一系列的论战,“挺杨”与“反杨”势同水火。

杨安泽作为一名华裔,在极其激烈的竞争中能走到现在,也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选战的意外之一。在政治立场上,杨安泽也属于进步派,他迄今为止的成功,也可以归结于进步派的成功。杨安泽能走多远,也是一个看点。

 

第三种现象:弹劾总统现象

6月18日晚上,现任总统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安利中心举行集会。面对2万多狂热的现场观众,正式宣布竞选连任,代表共和党征战2020年总统大选。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在户外经历了暴雨与烈日、等待了长达6个小时后才得以进入会场。还有12万人申请了参加这场集会。这也说明特朗普支持者的数量依然不可低估,并且态度非常坚决。相比之下,民主党方面就难以看到类似的场面与激情。

美国在职总统寻求连任能否成功与其第一任期经济发展状况呈正相关关系。特朗普就职总统这两年来,经济增长,失业率则一路下降,达到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平均工资也有所增长。美国的股市虽然有几次回调,但总体还在延续历史上空前的大牛市。白宫把经济繁荣归功于特朗普推进的减税、精简规章等经济政策和措施。因此,经济也成为特朗普争取连任的最大资本。

几个月前,特朗普胜选几无悬念,但如今有了,那就是“乌克兰门”。从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以来,民主党左派弹劾他的呼声从来就没有停息过,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每次都谨慎地选择了“不发起弹劾”。在她看来,发起弹劾而不成功,那还不如不发起。但自从媒体披露,特朗普在一次通话中,先后8次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泽连斯基调查前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儿子。她终于下定决心,于9月24号宣布启动正式的总统弹劾调查。

美国历史上有过弹劾调查,但尚未有弹劾总统成功的先例,更没有正在被弹劾调查的现任总统参选的先例,因此,这又是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新现象。

对佩洛西和民主党来说,弹劾特朗普是一个风险很大、预期收益也很大的策略。首先,围绕着“乌克兰电话门”,特朗普有把美国军事援助作为筹码打压政治对手的嫌疑,此时弹劾容易得到民众理解支持。其次,以“乌克兰电话门”为由头,众议院可以对特朗普进行全面的调查,没准可以在其他方面查出问题,一举“拿下”特朗普。再次,在特朗普连任呼声高,民主党参选人“蜀中无大将”的情况下,此举也是剑走偏锋的一招。

当然,一旦“弹劾调查”什么都查不出来,民主党和佩洛西本人的政治声誉与政治资本将遭到极大的消耗。而且,如果拜登及其儿子在调查中被证明“不干净”,民主党方面将受到严重的反噬——头号选手拜登出局。而且,即使坐实特朗普罪名,民主党也会遇到程序上的困难。民主党在众议院是多数党,只要相对多数就可以通过弹劾案。但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有多数席位,只有2/3的议员认定总统有罪时,总统才能被弹劾成功。照目前情况,很难有20名特朗普的共和党同僚被 “策反”。

上任以来,特朗普过了三道坎:大法官任命、“通俄门调查”“边境非法移民危机”,他都挺过去了,“乌克兰门”能过得去吗?特朗普很难被成功弹劾,但弹劾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很可能影响他连任的前景。与之呼应的是,一项9月底的民调显示,支持弹劾特朗普的比率已经超过了反对弹劾者。

大致说来,即使有弹劾,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和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很难改变主意,即支持者更支持,反对者更反对。摇摆的中间选民最终把票投给谁,还有太多的变量。但有一点值得指出的是,即使特朗普不行,这次民主党的参选人更弱。因此,本次选战,可能还是一次最后时刻才见分晓的激战。
第四种现象:“战时经济”现象

本次大选中,美国经济处于一种“战时经济”,即处于对中国、欧州、北美各国的贸易战中。表面看,美国经济十分靓丽,特朗普也在各种场合大晒其成绩单:就业率不断创新低,股市屡屡创新高,经济增长保二看三,等等。特朗普毫不客气地将其归于自己的政绩。媒体也用“特朗普行情”来形容这一波荣景。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因素”也在减弱之中。不少专家认为,随着税改红利减弱,加上企业融资、用工、原材料成本的不断增长,美企盈利空间将缩水,整体经济受影响。美国经济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美国国内,而是来自国际因素,首要的就是美国发动的美中贸易战。特朗普一再说,中国因关税流失数以百万计的工作职位,经济处于27年来最糟糕的一年。相较之下,美国经济蓬勃增长。其实事实不尽如此。首先,贸易战导致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和恐慌情绪。不确定性的上升导致企业减少投资、雇佣以及生产,导致企业供应链的中断。恐慌情绪直接影响市场。美股最近的三次暴跌,至少两次与美中贸易战直接有关。

其次,贸易战的冲击不仅体现在心理与信心层面,也开始作用于实体经济。美国制造业指数在7月份恶化至近三年低点。特朗普将其归咎于美联储降息不够,但专家们都认为这与贸易战开打造成需求下滑有关。最近,不景气波及到了消费领域。9月零售销售额环比下降0.3%,七个月来首次下降。消费是美国经济的支柱,零售销售意外下滑冲击了市场信心,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当天全线下跌。

因此,贸易战会直接给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高盛估计,受贸易战影响,美国GDP受到0.6%的累计拖累,其中包括近期贸易战升级带来的0.2%的拖累,因此下调了美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期至1.8%。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在未来12个月,美国经济如果不是出现衰退的话,至少是放缓。

一旦出现了以上结果,显然对特朗普的选情极为不利,这是他在发动贸易战时始料不及的。特朗普最大的政治本钱就是经济,经济衰退或者是放缓,都会阻碍他的连任之路。因此,“战时经济”的变化,也对总统大选产生很大的影响。

 

 

文:萧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