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降息与美元转势

2019-12-02 10:02评论关闭Views: 2

meigushishang

自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通过多轮降息,将基准利率降至超低利率区间。特别是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海啸,经济遭受重创,迫使美联储从2008年至2015年的7年时间一直维持着0%—0.25%的零利率政策。也正是在这7年间,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上飘摇不定,跌跌不休,不仅引发国际金融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危机,而且,国际资本也对美国唯恐避之不及,纷纷转向新兴市场国家和国际黄金市场进行新的投资布局。一时间,美国投资天堂的地位岌岌可危。正当全球投资者准备抛弃美元转向黄金和其他投资工具时,美元却出人意料地呈现强势,而黄金价格自2012年11月开始持续下跌。要知道,此轮美元的强势升值是在美国经济欲振乏力的背景下发生的。正常情况下,美元不应该有如此强势表现,但事实却让之前看淡美元的专家和市场人士大跌眼镜。
强势美元缺乏经济支撑

要理解美元几乎缺乏依据的强势升值,必须全面认识自二战以来美国所构建的金融霸权。众所周知,在二战即将结束之际的1944年,美国动员了44个国家和地区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镇开会。这次会议名义上是商讨战后的世界经济与贸易格局,但实际上是动员各国参加由美国一手策划和设计的美国金融霸权体系。美国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呢?原来,彼时欧洲、亚洲诸国皆因战争破坏百废待兴,而唯独美国没有遭受战争重创,并且有能力给其他国家提供支持和帮助。当时美国充分意识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它可以凭借自己的经济实力和物质条件,利用各国急切希望能够得到美国在资金、物质、技术等方面支持的心理,诱使各国参与到以美国为金融霸权的制度设计之中。

二战之后,美国经济发展如日中天,并一直保持超强地位,时至今日仍然无人能敌。强大的经济实力成为美国金融霸权的重要依托。为了巩固和维持美元的金融霸权,一方面,美国通过发展经济、科技创新、扩张军力等手段,极力营造长治久安的国家形象,以令国际投资者感受到美国是国际资本的安全岛。而另外一方面,美国在全球到处驻军,插手他国和地区事务,干涉别国内政,到处制造战争和动乱。美国的这种恶劣手段不仅针对其政治、军事对手,而且也针对其所谓的盟友,诸如欧洲和日本。因此,二战以来全球各地政治动荡、地区冲突、社会矛盾、经济凋零等问题层出不穷,令国际资本感到不安和恐惧。

美国正是抓住国际资本避险需求的特点,在极力打造和维护自身世界安全岛形象的同时,千方百计在世界各地制造动乱和战争。美国的这两手的确取得巨大成功,二战以来,美国吸引了全世界的金融家、投资家和各路财富趋之若鹜。在国际社会眼中,美国几乎就是安全的代名词。

当美国认识到全世界对美元产生依赖症后,便开始玩弄美元。虽然美国政府1944年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承诺一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但1971年就宣布放弃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做法,并且美元开始了无休止地贬值。美国政府损人利己,转嫁负担,毫无节制地发行美元,以满足美国政府对内赤字财政、高福利政策以及对外军事扩张等各种需要。尽管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投资者一直以来对美国表示不满,但美国运用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国际金融组织的控制,极力维护美元的国际霸权地位。金融霸权让美国从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全世界的财富都流向美国,全世界都为美国打工,都唯美国马首是瞻。美国也凭借自己的金融霸权在全世界贯彻自己的意志,左右全世界的经济和金融走向。
美国货币政策大转向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尽管美国经济仍然在金融海啸的阴影之下徘徊不前,但为了挽救美元的颓势和维护美国投资天堂的声誉,以确保美国经济能够源源不断得到国际资本的青睐,从2015年起美国硬著头皮开始加息,直至2019年6月,美联储进行了多轮加息,将利率区间从0%—0.25%调整到2.25%—2.50%。与此同时,美国在国际黄金市场祭出撒手锏,打压黄金价格,令国际金价大幅震荡;在加息的近几年里,美国还利用新兴市场国家的市场漏洞兴风作浪,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制造财政危机、汇率危机和金融危机。美国的这一系列行动的确逆转了美元的颓势,在其经济仍处于低迷不振的情况下,人为地制造了一个长达五年的强势美元周期。

然而,美国的实际经济情况与强势美元的外表相去甚远,仍然疲弱的美国经济需要的是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政策,而不是加息。美元的弱势虽然扭转了,但并没有像美国政府所预期的那样吸引国际资本滚滚而来,其经济一直处于欲振乏力的状态。美国之所以胆敢实施强势美元政策,完全是仰仗当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给美元奠定的全球货币霸主地位,通过美元的超量发行和获得铸币税来盘剥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财富,以填补美国财政和经济的赤字。然而,美国也非常清楚,滥用美元的发行权和铸币税最终有可能招致全世界放弃美元,从而把美元送进坟墓。因此,美元必须回归其实质,回归美国经济的本来面目。

2019年8月1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公布利率决定,将美联储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将利率区间从2.25%—2.50%调整至2%—2.25%。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还宣布,从2019年8月1日开始结束缩表计划。虽然美联储的这一减息行动属于市场预期之内的事情,但由于此次减息行动为美国十年来的首次,因此仍然引发国际金融市场的广泛关注和重视。

那麽,美联储的此次降息是否意味着美国正式迈入减息周期呢?虽然得出这一结论未免有些轻率,但可以肯定,接下来美联储采取进一步降息的行动是势在必然的事情,正如美联储利率决议公布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新闻发布会时表示,此次降息属于政策中段的调整,降息是处于对美国经济的保护;不是说这只是一次降息,这并不是长降息周期的开始,但可能会再次降息。

毫无疑问,这次降息已经向市场发出了明确信号,美国经济无法长时间支撑强势美元。目前美国经济仍然处于疲弱状态,譬如,美国今年第二季度GDP相比一季度下降1%;美国的消费也出现疲态,特别是耐用品消费出现了负增长,私人投资增速下降5.5%。有分析指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PMI指数前所未有地出现回落现象,预示著美国经济可能正处于衰退前期。也就是说,在美国经济没有出现实质性好转之前,美国减息的可能性会不断提高,美国的货币政策将出现大转向。
美元或开始由强转弱

事隔不到两个月,2019年9月19日美联储再次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75%—2.00%,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的第二次降息。在本次降息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声称,扩大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时间有可能比预期的更早。有鉴于美联储降息的步伐如此之快,市场普遍认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和特朗普政府的要求,美联储不仅会继续降息,而且还极有可能重启量化宽松,以刺激欲振乏力的美国经济。

可以初步判断,美联储的此次降息意味着美国新一轮减息周期已经开始,接下来美联储还会继续采取进一步降息行动。由于美元仍然是国际上的硬通货,在国际贸易结算以及全球各国外汇储备中居于霸主地位,因此,美联储的降息行动必然会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连锁反应,国际金融市场的资金流动可能出现大腾挪。

首先,美联储连续降息使国际金融市场产生美国货币政策转向的强烈预期,也就是说,强势美元周期渐行渐远,而弱势美元周期开始到来。从美国的实际经济表现来看,目前,美国经济处于疲弱状态,强势美元缺乏支持力。

其次,美联储的降息行动将为全球各国央行货币政策调整打开空间,全球各国央行或跟随美联储行动,形成一次全球性的降息潮。自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海啸以来,全球经济遭受重创,除了中国等少数发展中国家外,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至今都没有从金融危机的阴霾中解脱出来。目前,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仍然比较大,很多国家经济处于停滞的边缘,对降息和实施量化宽松都有着比较强烈的内在需求。尽管降息的空间十分有限,但在其货币和财政工具箱中缺乏其他工具可用的背景下,降息甚至实施负利率仍然是许多国家央行的首选。因此,美国的降息举措一定会带来不少国家央行的跟随,甚至采取更大力度的量化宽松措施。

新一轮量化宽松近在眼前

另外,降息之后或引发新一轮全球性的量化宽松(QE),货币贬值和货币泛滥或再次席卷全球。今年,在美联储连续降息的带动下,如果美联储不久之后再次扩大资产负债表,重启QE,那麽,必将形成全球性的降息潮并将叠加QE。自2008年11月起,美联储共进行四轮QE,将其资产负债表规模从量宽前的9409亿美元扩张至2014年10月退出量宽时的4.5万亿美元。2017年开启缩表至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收缩了约0.7万亿美元。2018年12月,欧洲央行也姗姗来迟终结了QE计划。大家以为,随之而来的是欧洲央行加息的开始,并有可能在2019年一季度加息,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欧洲央行可能跟随美国重启QE。

从2014年6月欧洲央行开启负利率算起,目前负利率已持续了5年。负利率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央行的政策或基准利率为负;第二个是债券市场负利率;第三个是存贷款市场利率为负。此前,欧洲和日本已经出现了央行政策利率为负、债券市场和存贷款市场部分利率为负的情况,今年以来,债券市场和存贷款市场利率为负的情况有所加深。比如9月16日欧洲央行存款利率跌至历史新低,为-0.5%;8月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史上首次跌至负值。本次美联储降息后,市场预计:全球利率还将下行,利率水准将更低;未来负利率还将延续,甚至有更多的国家加入负利率阵营。

 

颜安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