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的迷失

2019-11-15 10:24评论关闭Views: 1

shaoyu1

每一种货币都有自己的理论基础,才能支撑整个金融逻辑的进化。比如以金银计,一个简单的货币数量论,再加上所谓的黄金运输点,我们既能搞定汇率,又能搞定利率。但是问题的变异就是从信用货币或者主权货币开始的。这种变异所带来的影响太大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控制它,或者说它完全失去控制(微观的定价理论又应该如何进化也是个巨大挑战)。

信用货币是双重构架,理论上高能的货币是由货币控制者央行来决定的,但是广义货币(M2)是基于动物精神,怎么样创造它?M2实际上都是内生的。一旦危机发生,央行肯定会挺身而出,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市场的动物精神全部被吓没了,你只能走凯恩斯道路,其实现在还是这样子。现代货币理论下,债务与货币同源,往下走,在全世界主权信用货币情况下,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什么?是货币的幻觉,最终进入到庞氏骗局,引发通货膨胀(产能不足),泡沫破灭(一再出现),甚至国家破产(除非大而不倒)。只不过这个庞氏可能是由主权经济体在玩。

现在债务积累的状态,以及过去十年为了拯救危机的方法,是很荒谬的。过去的危机是因为在2008年之前放了太多的货币,而拯救危机的方式是释放更多的货币,到了现在整个经济要进入到新一轮衰退,大家所做的唯一动作是什么?就是继续放水。什么叫疯狂?就是你不断重复做一件事情,但又期望不同的结果。全球正在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甚至理论也作出了更新。研究者往往也是权力的奴仆,发明了现代货币理论(MMT)。如果有了MMT,最终的底线就全没有了,只要没有通胀,只要中国制造还在为世界不断提供产能,印钞是没有极限的。

这里面存在很大一个问题,这就是因为我们现在整个信用理论的基础,债务跟货币是同源的,因为是信用创造了债务,所以它产生的结果要么是通胀,或者是泡沫的破灭,以及国家的破产。除非你是全球货币,也就是全球储备的主权货币,如美元。大家都知道美国现在的债务巨大,为什么却没问题呢?因为没有选择,你不能选宇宙币吧,美国是最大的最后的全球“贷款人”。

现在的问题,是基于一个非常错误的恒等式——在信用经济体中,M2=GDP+CPI+资产CPI。这是经典的谬误。

我们觉得似乎大部分M2都应该为GDP+CPI,就是名义的产出消化掉,而剩下来部分进入到资产泡沫领域。看我们自己过去30年的样本,M2与名义GDP增速的差,人们大致认为可能会进入泡沫领域,其实并不是。因为这样看,每年只有额外5%的货币供应会进入泡沫领域。有证据显示,在M2里头10%是进入GDP的创生,10%进入到CPI,80%进入到资产价格。一般的认知其实是一个重大的谬误。

可以想见,当名义GDP增长,上个季度还在8.5左右,我们的M2值变成8的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金融乱象,包括跑路违约和资产价格缩水,跑路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央行还没出的数字货币,而在于流动性快速缩紧。第一个反应是金融市场的反应和泡沫的去化,实体经济当然是连带伤害。

我们被困在这样一个错误的信用经济模型或者公式里头,而更严重的,其实是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货币幻觉中,这幻觉当然是来自于信用系统或者自身膨胀的速度。在过去40年里,经济体膨胀了240倍,这是中国的奇迹。大家穿的、用的等物质财富提升了200多倍,同时投放出来的货币高达1000多倍,这就是经典的信用货币带来的困境。发达经济体也是如此。

为什么货币理论所谓的中性一开始就错了?因为从短期、长期来看它都不是中性的,货币不可能只是交易的媒介。如果货币不是中性的,那宏观经济学的基础在哪里?就没有了,而且没有办法去判断谁能够得到最大的财富,一定会引起分化,但是技术的精英或者新的科技会带来更好的世界吗?在回答这个疑问的时候我们要特别小心。如果各国货币当局不太靠谱的话,那么类似Facebook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就会更靠谱一点吗?

 

 

作者:邵宇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