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贸易战走向货币战

2019-10-28 09:50评论关闭Views: 1

panxitangxin

8月初中美在上海的新一轮谈判并无建设性的进展后,特朗普总统决定对北京施压——9月1日起对总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大陆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后,人民币贬值破7关卡,美国财政部又将中国大陆列为“汇率操纵国”,即宣告双方已开打货币战,而货币战的冲击范围势必更深、更广,全球金融市场因而陷入恐慌,更将冲击全球经济前景。

看来中美贸易战恐怕将走向持久战。5月双方贸易谈判破裂的主因在于关键环节的结构性改革,大陆的立场已经非常明确,有关国家经济政策的主权根本无法退让。7月底双方在上海重启贸易谈判,2天时间,会面时长加起来大约只有5小时,显见双方只在表明立场,并无进行实际谈判,使得特朗普在谈判结束隔天就宣布加征关税。现在双方均坚持己见,即便约定9月继续谈判,恐怕也不会有结果。

6月底在大阪G20的“习特会”中,美国曾以暂停加征关税及放宽华为禁令换取中国大陆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后来大陆决定只对美购买很少的农产品,已体现出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的因应对策。由于特朗普政府要求的条件很严苛,大陆研判若民主党参选人当选下届总统,或许能有较大的谈判空间。此次大陆若真如特朗普所愿购买美国大量的农产品,最多只是多争取些时间,并无法换得特朗普政府真正的让步,反而会有利于特朗普连任成功,使其可以继续对大陆施压。事实上,在美国大选前的任何让步都是在替特朗普助选,大陆目前的优势对策是选前不做重大让步,并忍受任何贸易战的损失,一切等选后再来解决。

至于大陆放手让人民币大贬的目的有三:一是反制美国对大陆3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中国人民银行也不讳言,人民币暴跌是受到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加征关税预期的影响。二是大陆的金融机构表外资产已下降,监管部门也陆续整顿P2P网络信贷、地方金融机构,等等,显见大陆金融改革或已取得一定成效,已具备相当的信心抵御资本外逃。三是汇率贬值有助出口与外资稳定,既可以对冲因货币政策背离所带来的压力,也可让美元汇率下行的期望落空,同时也为中美贸易战做持久准备。例如人民币汇率贬值7%,约略抵销350亿美元的加税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社会忧虑中美战火可能从贸易与科技领域,延烧至货币战、金融战的范畴。特朗普此次选择对大陆再度强硬出手,其更深层的原因,在于他抓住目前美国国内的大环境与社会心理,亦即政治菁英对于美国衰弱的普遍忧虑,及对中国崛起的深刻疑惧。再加上其不按牌理出牌的对中强硬路线,不仅被认定为奏效,且在相当程度上也满足了美国国内的政治需求,形成罕见的跨党派共识。尤其,如果在谈判桌上能获得满足美方最大利益的暂时性贸易安排,将更有助于特朗普的总统连任之路。尽管特朗普支持对中强硬,但强硬仅为手段之运用,达成最有利的美中贸易协议与安排,才是他的真正目标。

总之,在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下,美国把大陆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图向大陆加强施压,反映出特朗普急于为竞选连任造势,期盼尽速结束贸易战。但大陆则将此视为挑衅动作,令贸易战更火上浇油,使得特朗普所欲达到的效果适得其反。人民币汇率破7,即是向美方表态,双方达成贸易协议的机会大减;同时,因人民币贬值可能引发各国的货币战,对各国经济发展殊为不利。

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势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加之往昔各种难以解决的问题,显示中美贸易战不易善了。更何况,美国政府随后又颁布临时规定,禁止联邦政府采购华为、中兴通讯等5家大陆企业的电信设备;而北京也在暗示,除了人民币汇率之外,稀土仍是可打的一张牌。

 

作者:潘锡堂 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