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经》1909期总编手记:鲍威尔的位子不好坐

2019-09-03 10:51评论关闭Views: 13

baoweier

杰罗姆•鲍威尔自去年初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日子一直不大好过。美联储主席本来是一个蛮潇洒的职位,不仅掌控著制定美国货币政策的大权,而且享有相当的独立性。不幸的是,鲍威尔赶上了特朗普这位“另类总统”,他不仅对美联储指手画脚,还经常对鲍威尔隔空喊话,动不动就指责鲍威尔的货币政策。

美联储相当于美国的中央银行,负责制定美国的货币政策并对美国金融机构进行监管,但它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央行,其组织形式兼具联邦政府机构和非营利性机构的性质,其主席人选虽然由总统提名并由参院批准,但从股份结构上看,美联储实际是一家私人银行机构,不依赖政府拨款,不受制于政府的政策指导。总统若想罢免美联储主席,必须得到参议院三分之二票数的同意。

近来,特朗普向美联储接连“开炮”,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更是表达极度不满。他几乎每天向鲍威尔喊话,要求其大幅降息,甚至公开表示,如果鲍威尔提出辞职,他绝不会阻止。从内心讲,特朗普早就希望鲍威尔“打道回府”。在特朗普看来,美联储太缺乏“政治意识”,不能与总统保持一致。特朗普一直抱怨美联储降息太慢、幅度太小,他恨不得每次联储会议都宣布降息。

不过,鲍威尔还算是一位有点“骨气”的人,他没有屈服于特朗普的“无理”要求,而是坚持美联储的独立政策。是否降息,不能听任总统的政治需要,而要服从美国经济的整体和长远利益,这才是鲍威尔心目中美联储的使命与职责。

很明显,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美联储降息,并不是出于对美国经济整体利益的考虑,而是基于他本人的两大“政治盘算”:一是面对下届总统大选的逼近,特朗普迫切需要美国经济能保持良好状态,以便给选民献上一份令人满意的“政绩单”。二是美国经济已出现放缓迹象,不确定因素增多,特朗普担心给自己的选情带来不利影响。为此,他必须为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物色“替罪羊”。如果明年美国经济增长继续放慢,特朗普便可把罪过推给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让鲍威尔背上妨碍经济增长的“黑锅”。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由首季的3.1%降至第二季度的2.1%。制造商订单创10年来最大跌幅,出口增速跌至2009年8月以来最低水准。面对潜在风险,一些研究机构调整了对美经济增长的预期,如高盛将美国经济三、四季度的增速下调到1.7%和1.8%,与特朗普确定的3%的增长目标相差甚远。

对特朗普而言,刺激经济是他当前最大的政治,但拿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作为攻击目标,实在是选错了靶子。因为,美国经济增长放缓与货币政策并无太大关系。七月底,美联储已宣布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了25个基点,但并没有明显提振经济,美国经济的动荡因素有增无减。经济界人士普遍认为,降息并不能从根本上削除美国经济的阴影,贸易战才是导致风险的主要因素。

自特朗普燃起“贸易烽火”以来,美股多次遭遇暴跌,蒸发2万多亿美元。中国每次宣布对美关税反制措施,均导致美股大跌。贸易战也使消费者信心受到动摇,民众消费行为更加谨慎,储蓄率达到四年来最高水准。“关税仗”的升级将压缩美国企业利润空间,减少员工收入,进而导致消费萎缩,而错误的贸易政策所导致的经济萎缩是无法靠货币政策来消除的。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