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暴露美元前景堪忧

2019-09-03 10:45评论关闭Views: 6

meigushishang

前些日子,美国财长姆努钦给美国国会写信,通知“美国政府快没钱了,这局势发展得比想象得更快”,请求国会提高债务上限,让政府再借点钱以度难关。姆努钦在信中说,根据财政部最新预测,政府将在9月初用尽所有现金,若国会不帮忙,政府将再度陷入不得不关门的困境。

然而,要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提高债务上限,事情并不那么容易。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已经发表了三次讲话,希望启动债务上限谈判,但特朗普必须要约束无节制的财政支出。其实,特朗普任上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失控了。

特朗普上任后,每年的财政赤字扩大1万亿美元,政府债务已经突破了22.5万亿美元,远超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根据美国财政部披露的数据,本财年前9个月,美国政府收入2.61万亿美元,支出3.6万亿美元,赤字比上一财年同期增长23.1%。美国政府每年仅支付如此庞大债务的利息就超过5000亿美元,而且若美联储提高利率,债务利息还会增长。

即使如此,特朗普仍决定大幅度提高美国的军费,还决定为企业和富人减税,使美国政府的公共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特朗普在白宫内部会议上表示,他根本没想偿还这些债务,还反问白宫成员为什么要偿还这些债务?还建议美联储多印钞票,用来偿还债务。

美国的舆论评论说,特朗普在自己的商业生涯中从来没想过要还债,每当债务太重,他都靠破产度过难关,因此,他一生破产过四次。现在看来,他又想故伎重演,采用某种类似让政府破产的办法来逃避巨额债务。这种想法够大胆,也够荒唐,足以让美元这个美国政府花了70多年建立起来的公共信誉毁于一旦。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挑头建立起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保障了美元在世界市场上的霸权地位。美元霸权让美国享受了巨大的好处,美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因使用本国的货币而不用考虑汇率风险问题,而汇率风险使许多国家的企业把好好的生意都做砸了。但美元霸权也有一定代价,那就是美元必须是稳定的货币,支撑美元霸权的美国政府要有足够的信誉来保障美元的购买力。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的信誉已经损失大半,而特朗普总统的做法却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1971年的“尼克松违约”、战后美元的第一次危机起,美元与黄金脱钩,全球就进入了货币动荡年代。看某种货币是否是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硬通货,看的是政府的信誉,也就是某种货币背后的政府是否有能力支付它的债务。大多数国家持有外汇储备,都是持有以某种货币定价的国债等流动性好、价格稳定的金融资产,而不是大把大把的现金。美元之所以成为大多数国家的主要储备货币,是因为美国国债声誉,流动性与稳定性都好,持有美国国债比持有其他金融资产都更安全。

然而,现在这个前提正在被美国政府颠覆。美国的政体是总统制,美国总统在政府里一言九鼎,权力很大。虽然国会对总统有一定的制约,但按照宪法规定,总统却有许多例外的权力可以绕开国会。在总统与国会意见不一时,国会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优势才能压倒总统的决定,因此总统享有一定优势。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这种特立独行的总统如果不把国家债务当回事,那些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其他国家政府会有什么想法?

其实,最近几年来,各国都在想办法避开美元。尤其特朗普政府单边决定美国退出六国与伊朗签署的协议,并扬言对不跟随美国走的其他国家的企业实施金融制裁。欧洲的法德英决定另搞一套国际结算体系INSTEX,以绕开美国可以掌控的SWIFT国际支付系统。法国高级官员表示,该系统正在取得积极进展。不仅如此,德国和法国相继将人民币列为它们的外汇储备。据说,欧盟许多国家都用人民币来结算它们之间的贸易,人民币结算的贸易量已达它们内部贸易的1/3。这些迹象都表明,欧洲国家在积极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最近,美国在亚洲的坚定盟友日本也开始怀疑美元了。据路透社7月18日报道,日本正在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类似于银行使用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据悉,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内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筹备好这个网络。据说,该计划是由日本财务省和金融厅发起的,6月日本政府间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已经批准了建立这一新网络的计划。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建成运行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2018年的交易额同比上年增长8成,达到26万亿元。不仅如此,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也已升级,CIPS二期已经开始运行。数据显示,CIPS已为境外900余家银行法人提供服务,该系统业务范围已覆蓋162个国家和地区。

不仅如此,美国的高技术企业也从美元的不稳定中看到了未来的机会。美国互联网龙头企业脸书宣布,它将推出一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Libra),用于国际支付,为其背书的资产是全球主要的法币,以及可靠的政府债券。特朗普总统、国会议员及美联储官员均表示反对,认为这是在挖美元的墙脚。

实际上,凡此种种行为都为美元霸权的终结敲响了警钟。金融市场上有一种“羊群效应”,也就是说,一旦出现什么可疑的现象,投资者会一窝蜂地跟进,会造成市场恐慌,会导致金融危机提早发生。国际货币市场上也是一样,当人们都在担心美元未来的命运时,美元的危机也许就会来得更快一些。

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外国持有者,中国拿着这些“烫手的山芋”也很难受。美国一方面跟中国打“经济战”,另一方面还想让中国替他们“买单”。特别是我们还面临着美元危机、美元大幅贬值、资产大幅缩水的风险,这些都促使我们思考,如何才能找到更快、更好摆脱“美元陷阱”的办法了。
丁一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