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面临重重挑战

2019-08-28 14:31评论关闭Views: 3

 hanguoyu

7月15日,国民党公布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民调结果,韩国瑜以44.805%击败郭台铭的27.730%,将代表国民党竞逐2020年“总统”大位。这项结果让不少中产阶级、年轻、理性的蓝营支持者失望,很多人甚至想要转投蔡英文。朱立伦在竞选期间忧心的“不要赢了初选,输了大选”,是否会一语成谶?以目前台湾的政治情势来看,韩国瑜的挑战才刚开始。这可以从几方面来谈:
(一)蓝营的团结堪忧

韩国瑜及其支持者在初选期间得罪许多蓝营人士。“韩粉”的含“铁”成分很高,几乎都是“铁粉”,所以支持的强度和热度高,这也是韩国瑜在初选前的几场造势活动中到场群众都是十万人起跳的原因,即使在交通不便的花莲,声势也相当惊人。这些支持者可以从南到北,追随韩国瑜,狂热程度不输宗教信仰者。韩粉的内聚力强,但是排他性也高,只要有人批评韩国瑜或者支持郭台铭,韩粉就会群起围剿,对于不支持韩国瑜的人,不论他们政治立场偏蓝还是偏绿,只要是“非我族类”,就像是对待敌人一样的责骂、羞辱,资深媒体人李艳秋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艳秋的政治立场偏蓝,这是台湾社会众人皆知的事,但是她分析事情理性客观,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失去媒体人应有的批判力。今年5月1日她对韩国瑜提出六问,认为韩国瑜身为高雄市长,就应该以高雄市民期待为唯一优先,不应该就任才4个月就想要参选“总统”,结果立刻遭到韩粉的攻击和围剿,甚至说她拿了郭台铭的钱。6月11日李艳秋在脸书公开发文,表明她已经向警方报案,控告韩粉对她的人身攻击,更贴出激进韩粉指控她“拿了郭台铭的钱帮他抬轿”“脑袋很差”“抱郭台铭大腿”等留言截图。李艳秋声明,自己已有三十年以上的新闻生涯,在新闻专业上严守分际,既不上政论节目、也不助选参选,对那些在她新闻专业及私领域不时散布谣言者,绝对不会容忍。李艳秋善意提醒韩市长,韩粉在网络上散布“不支持韩国瑜,就是拿了郭台铭钱”的氛围,已不是霸凌,而是公然侮辱,请韩市长正视韩粉到处造谣的行为。

不只李艳秋,许多挺蓝的名嘴,也因为不讃成韩国瑜参选“总统”,遭到韩粉的羞辱和指责。我自己几乎每周都会参加电视台的政论节目,蓝营名嘴之间在私下谈论韩国瑜,贬多褒少。事实上在初选期间,韩粉把所有不公开正面挺韩的人都当成敌人,“不是同志就是敌人”的排他心态,让自己的圈子内热度持续升温、同质性强、忠诚度高,但是也把比较理性的蓝营人士推向圈外,因此许多人对于韩粉的不理性行为感到厌恶。所以韩国瑜虽然赢得初选,不要说在竞选期间相互伤害、丑话说尽的郭台铭阵营,就连身份比较中立的蓝营名嘴和支持者,韩国瑜想要团结他们,难度都相当高。

韩粉的不理性、排他举动,不只得罪郭台铭阵营、挺蓝名嘴,甚至连国民党党中央也没放在眼里。他们自认“韩国瑜大于国民党”,也就是说,支持韩国瑜的人多于支持国民党。7月7日国民党在凯达格兰大道举办“反铁笼公投”集会,韩粉发起抵制,使得国民党的造势活动遭到冷嘲热讽,因为出席人数远远不及韩国瑜的场子。不仅如此,韩粉在民调前,还不断批评国民党中央,认为国民党的许多作为是“卡韩”,为郭台铭量身订做。

坦白说,国民党吴敦义主席为了取回执政权,这次真的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他前年参选党主席当然是希望为自己的“总统”大选铺路,无奈他一路被民进党抺黑,民调支持度一直无法提升,最后宣布弃选。由于民进党近似抄家灭祖式的斗争国民党,党产被完全冻结,吴主席必须每个月筹措三千多万元的党务经费,自己又不能更上一层楼,他辛辛苦苦当这个党主席,所为何来?唯一的希望是留下历史定位,帮助国民党重返执政,但韩阵营对他的不信任,实在令人心寒。

更令许多人心寒的是,韩国瑜对于韩粉的不理性完全没有采取积极作为,只是说那些人是“假韩粉”,但是即使那些人真的是假韩粉,对于被假韩粉羞辱或攻击的人,韩国瑜也应该做点什么,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遭受的伤害总是因韩而起。可惜韩国瑜没有向李艳秋致意、没有对被韩粉围剿的人表达歉意,韩粉继续像刺猬一样到处伤人,韩国瑜除了“假韩粉”的说词之外,任由他们继续降低民主的品质、大量伤害潜在支持者的心。

我的脸书朋友,一半以上是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政治色彩并不浓厚,当韩国瑜胜选消息传出以后,脸友的反应清一色是负面的。我的生活圈虽然挺蓝的人比较多,但是对韩国瑜的评价也没有好感,有人甚至在脸书上公开表示:“绝对不投韩国瑜,别来烦我。”

就像许多政治评论者说的:“民进党很会选举,蓝军团结都不一定赢,不团结只有看蔡英文连任成功了!”因此韩国瑜如何团结蓝营、抚平韩粉挥刀乱砍受伤者的心灵,恐怕是一件极为艰巨的工程。
(二)参选的正当性何在?

去年11月24日,韩国瑜奇蹟式的当选高雄市长,那时刻应该是他声望的最高点;就职以后的市政表现,他开始从神坛跌落。除了他的观光局长潘恒旭不断惹事生非之外,“时代力量”市议员黄捷在议会的质询堪称经典,不只黄捷一夕爆红,韩国瑜的“草包”称号也不胫而走。

5月3日,黄捷针对自由经济贸易区议题质询韩国瑜,结果韩国瑜答询时不断重复“总目标是发大财”;搞得黄捷傻眼,无奈地仰天翻了一个白眼,这段过程的影音剪接版在网络疯传,黄捷被网友封为“新一代女战神”“白眼女神”。

黄捷质询时间长达十二分钟,翻白眼在网络疯传的影片只有十多秒,显然有断章取义之嫌。问题在于:胜选时的韩国瑜宛如“神”一般,他应该警觉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必然成为媒体焦点,在野党为了获得媒体关注必然磨刀霍霍,所以在面对议会质询前,应该认真研究市政、准备充足,但是他那天的表现,凸显他对市政的生疏,面对质询时的态度更是显得有点轻率、甚至傲慢。这场质询轰动全台湾,让韩国瑜颜面尽失、光环褪色。

上任才半年、高雄市政尚未嫺熟的人,竞选“总统”的正当性何在?这个问号,不只会出现在充满敌意的绿营支持者心中,理性的蓝营人士像李艳秋等人,正是基于这样的疑问反对韩国瑜参选。因此“正当性何在?”这个问题,在未来的选战中将如影随形,一直跟着韩国瑜。尽管韩国瑜一再强调,他选上“总统”一定更照顾高雄、一星期三天在高雄上班,但是这些说法都不能解决“正当性”问题。因为他参选“总统”之举,就已经公然毁弃他对市民的承诺,再多的理由都无法改变他“吃碗内看碗外”的事实。

由于“正当性”问题几乎无解,所以民进党将来的选战策略,一定会针对这点持续加压,要求韩国瑜辞掉高雄市长的职务。本来执政的民进党施政成绩千疮百孔,攻击是挑战者最佳的选战策略;但是要求韩国瑜辞职参选这样的诉求,有可能让民进党反而转守为攻,韩阵营将来如何应付,将极度考验他们的团队智慧。
(三)两面作战恐左支右绌

高雄市已经成为全台湾媒体最大的焦点,韩国瑜如果不辞掉市长,他的市政作为将会受到各界显微镜式的检验,所以他在回答参选“总统”的具体政见时,才会说:“市政做好就是最好的政见。”他深知,高雄市政的成败,将会直接影响他的选情。但是市政繁琐杂多,他能一面顾好市政、一面进行“总统”大选的竞选工作吗?如果再来一个“黄捷事件”,又等于送给蔡英文一把枪。

如果再加上天灾和疫情的考验,韩国瑜有可能在市政上疲于奔命。譬如目前高雄登革热疫情能否有效控制?台风侵袭是不可能避免的,市府团队有没有办法让高雄市民免于水患?这些都考验市府团队的能力,当然也是对韩国瑜的执行力打分数。从目前韩国瑜的市府团队来看,市政不出事恐怕有点困难。

更何况绿营的市议员为了助攻,一定想尽办法刁难,力图将韩国瑜困在议会。在这种情况下,韩国瑜将分身乏术、左支右绌;除非他重整市府团队、组织一个富有战斗力的选举团队,否则很难逃离双面作战、腹背受敌的窘境。
(四)蔡英文不是省油的灯

政治环境瞬息万变,几个月前我在本刊分析,认为民进党应该注定失去政权,唯一剩下的变量就是中共领导人的智慧,没有想到这唯一的意外却真正发生。在今年以前,蔡英文的民调满意度一直在低档,尤其去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一般都认为民进党在2020年将失去政权。但是今年1月2日,习近平主席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后,蔡英文借力使力,把国民党经营两岸长期根据的“九二共识”扭曲成“一国两制”,然后表示自己坚定拒绝一国两制,这一招使她在台湾俨然是“抗中”英雄,好像只有她才能守卫台湾,一夕之间声势上扬。

忽然起死回生。而今年6月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事件,更让蔡英文如吃了大力金刚丸,气势更壮。蔡英文和民进党目前营造的氛围是:把2020年打造成一场“讨厌共产党”的选举。

民进党真的很会选举,由于执政失去民心,去年台湾人民戏称全台湾最大的党叫做“讨厌民进党”。输了“九合一”选举,民进党马上从失败中学到教训,加上机缘巧合,美中贸易战如火如荼,蔡英文顺势“拥美抗中”。从各种蛛丝马迹显示,民进党将来选战就是塑造“讨厌共产党”为主轴,刻意制造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对立,然后把国民党打成“亲中”派,靠“中共牌”掩饰其执政的失能。这一招有没有效?

从蔡英文和赖清德党内初选竞争,就可以看到它的效果。在民进党进入初选前几个月的所有民调,赖清德领先蔡英文至少15个百分点,但是蔡英文却能在短短几个月逆转胜,完全归功她的“中共牌”;香港“反送中”运动发生时机极为巧合,正好在民进党初选民调前,发挥了临门一脚的功能,让赖清德输得哑口无言,所以蔡英文的运气实在太好。

“中共牌”让蔡英文食髓知味,尤其对照韩国瑜今年3月访问香港时,曾经进入香港的中联办,这是“抺红”他最好的题材。因此我认为民进党的选战已经定调,配合近来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文攻武吓,民进党会顺水推舟,强化两岸的对立和矛盾,把“讨厌民进党”的焦点转移到“讨厌共产党”。两岸牌本来是国民党的强项,但是随着美中对抗升温,美国总统力挺蔡英文,所以蔡英文反而有可能因两岸问题而获利,也就是说,当前的美中关系,对韩国瑜的选情极为不利。
(五)郭台铭的动向不明

郭台铭在这次国民党初选中,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他认真、想要赢的企图心极为强烈;虽然输了,但是他的支持度也不容小覻。如果韩国瑜少了郭台铭的支持者,大概也很难胜选。但是郭台铭是选前唯一没有签公约书的参选人,公约书中有一项是:“如未获提名,保证不违纪参选。”所以他落选后是否会脱党参选,成为各界关注的议题。

初选结束后,韩国瑜打电话给郭台铭,郭不接电话,也不想见韩,没隔几天就到美国去了,表示对于自己的未来还要思考。短期之内,郭台铭脱党参选的可能性低,但是他在初选落败后的表现,留给外人许多想象的空间。根据我得到的讯息,国民党内已经有人担心韩国瑜的仗会打不下去,“救援投手”必须准备热身。

国民党去年“九合一”选举大胜,台湾社会普遍认为国民党重返执政之路前途大好,谁知道短短几个月内杀出郭台铭、韩国瑜之间几近零和式的竞争,再加上台北市长柯文哲在一旁虎视耽耽,使得明年的大选更加扑朔迷离,国民党的重返执政之路出乎意料之外的曲折。值得注意的是,可能还有后戏正要上演。

 

台大哲学系退休教授 林火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