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陷阱》如何挖坑瓦解法国工业明珠

2019-08-19 15:37评论关闭Views: 20

shu

《美国陷阱》是前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副总裁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根据其自身经历撰写,他在书中称自己为被美国司法部猎捕的“经济人质”,在山姆大叔的监狱中待了两年。这场抓捕的真正动机是美国政府针对阿尔斯通系列行动中的一环。该书描述了错综复杂、波谲云诡的美国“长臂管辖”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并购法国“工业明珠”阿尔斯通公司的案例。尽管“第一人称”所带来的“真相拼图”或有浓厚主观色彩,但在当前中美贸战背景下,的确为来者提供一个思考经济战暗战背后法律战的崭新角度。

“美国陷阱”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皮耶鲁齐近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回答:“我在书中依据事实和法律进行了详细分析,‘美国陷阱’就是美国利用其法律作为经济战的武器,削弱其竞争对手,有时是为了低价收购竞争对手。”本文将聚焦《美国陷阱》论及美国司法的“长臂管辖”、量刑交易以及还原“真相拼图”三点,一探美国作为独步天下的超级大国,其国家机器和司法为国家利益开道的真实面目和启示。

 

聚焦一:“长臂”不断试探域外法权底线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副总裁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原因是涉嫌卷入一起印尼发生的行贿案件。后来,阿尔斯通被美国司法当局处以7.72亿美元罚金。阿尔斯通高层为获“司法豁免”从而默许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跨国收购,这家法国商业巨头被美国成功“肢解”。

美国凭借在互联网、货币、支付系统方面的绝对优势,利用“长臂管辖”,几乎拥有了管理大半个“互联互通”的世界的权力。这种“长臂管辖权”的本质是绕过正常的国际司法协助途径,威胁别国的司法主权,是一种赤裸裸的霸权行径。

《美国陷阱》披露,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于1977年出台,但此后20多年没有被用过。1998年,美国决定把它变成域外法。近20年来,欧洲各国一直心甘情愿地忍受“勒索”,数百亿美元的罚款落入了美国财政部的口袋。仅法国企业就缴纳了130多亿美元的罚款。“这种‘勒索’,这个定义恰如其分——规模是前所未有的。”

皮耶鲁齐称:这项修正案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他们把一项可能削弱自身企业的法律转变为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从2000年中期开始不断地试探这种域外法权的底线。“9•11”事件后颁布的《美国爱国者法案》使这一大跃进成为可能。

“请记住,这张令人印象深刻的‘狩猎表’就是仰仗于一项美国法律。”这是“一座真正的金矿”,不仅可以赚得巨额罚款,还可以帮助美国的跨国企业低价收购,为美国开辟经济疆域。

面对美国法律具有域外管辖权的特点,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前情报总监阿兰•朱耶认为,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有三种结果:要么屈服,要么合作,要么消失。

 

聚焦二:令人瞠目的量刑“交易”

美国辩护律师告诉皮耶鲁齐,美国检察官将以10项罪名起诉,合计刑期高达125年,而皮耶鲁齐只要认罪,那么一切顺利的话,只会有一项腐败同谋罪成立,刑期最多5年。

亲身在美国审判制度“走一遭”的皮耶鲁齐这样写道:“美国律师绝大多数人在审判当中并不为人做辩护,因此算不上法国人理解的那种真正的辩护律师,他们充其量只能算是谈判专家,首要任务就是说服委托人同意认罪。”面对这么诡异的司法体系,皮耶鲁齐不得不学着去妥协。而后来被告知,必须承认10项指控中的两项,“因为最终做决定的是远在华盛顿美国司法部的卡恩的上司”。

而具体的执法依据是《美国联邦量刑指南》,据执法律师“引经据典”研究,“总计36分,这还不算被检察官认为是这项阴谋的主谋,还要加上4分。”这其中包括:违反《反海外腐败法》积12分,阿尔斯通在被控合同中的毛利金额所对应18分,向印尼议员行贿4分,以及多笔转账记录被美国司法部裁决为多次贿赂行为加2分。

在皮耶鲁齐看来,在美国司法系统里,所有案子都是一笔“交易”。尽管要承受“欲加之罪”,但量刑的宽松度之大,也超出他的想象。

拒不认罪的后果就是高昂的专业辩护律师费用。阿尔斯通给皮耶鲁齐的条件是,如果胜诉就支付辩护律师费用,如果败诉则由皮耶鲁齐本人承担,这使他进退两难。所以,美国90%的案件,被告都会放弃申辩直接认罪。“深呼吸,活下来”,皮耶鲁齐几乎没有选择地贴地认罪。

 

聚焦三: 不寒而栗的“真相拼图”

美国司法部与跨国公司通用电气联合做局,步步为营,为资本的扩张保驾护航。美国司法部的官员莱斯利•考德威尔表示:“直到我们开始追捕公司高管后,阿尔斯通公司才开始合作。”通用电气的律师也对皮耶鲁齐表示:“如果不是贵国政府制造出这么多麻烦,您早就被释放了。”皮耶鲁齐被拘捕和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之间有着非常明确的联系,而据《美国陷阱》所还原出的“真相拼图”,一些时间节点相互关联度之高,让人对其整个事件的布局之巧妙不寒而栗。

“阿尔斯通亚洲区高级副总裁霍斯金斯在去德克萨斯州探望他儿子的路上被捕了。这次逮捕发生在2014年4月23日,就在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宣布达成交易的前一天,甚至就是柏珂龙在芝加哥谈判的当天!”

“这是在明确地提醒我的前老板,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因为他当时就在美国的领土上。就在1年前,美国司法部同样在凯斯•卡尔来华盛顿的前一天逮捕了我。这一系列的巧合太奇怪了。除非如我确信的那样,这确实是事先设计好的行动。”

“像我一样,他们对日期上的一些令人怀疑的巧合格外关注。他们尤其关注2014年4月23日。那天,霍斯金斯在加勒比海的美属维尔京群岛被捕,而恰恰是在一个时期,柏珂龙和伊梅尔特(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之间的谈判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兰治和阿尔菲认为,‘这一逮捕绝非孤立,毫无缘由’。它可以被视为通用电气在签约前对阿尔斯通总部施压的终极武器。”

 

启示一:国家强力的挺身而出

笔者之所以不认同,阿尔斯通是法国版的华为,或者说孟晚舟是“皮耶鲁齐”的翻版,是因为笃信中国不是“阿尔斯通事件”中的法兰西。美国单方面有选择的“长臂管辖”,将政治意图凌驾于法律之上,成为靠实力的碾压和权威的威胁。长臂的滥用,不但涉及侵犯别国国家主权,也已经侵犯了企业的合法权益和公民人身权利。此时,被侵犯的国家强力需要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成为企业和公民的最大仰仗。

轰然倒塌的阿尔斯通和无力倚仗的法兰西,构成了“阿尔斯通事件”的悲情剧。在该案中,皮耶鲁齐成为公司不检点行为的“背锅侠”,被美检方扣上“主谋”的莫须有罪名。当阿尔斯通高层为逃避刑责,与皮耶鲁齐无情切割之时,并未看到一个强大的国家系统的有效支援,以及对于本国公民的声援。而这也造成了美国“长臂管辖”的嚣张气焰和“世界警察”的肆意妄为。

匪夷所思的是,皮耶鲁齐写道:在巴黎,出售法国“工业明珠”这个决策竟然没有人反对。马克龙从未向特朗普传送任何与我有关的信函。

在此次深刻的一役后,法兰西也对此发出这样的诘问:“法国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居然毫无反抗手段,这正常吗?难道我们已经变得如此弱小?忍辱负重、退缩不前难道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启示二:美元霸权与帝国法权的“双簧”

皮耶鲁齐在《美国陷阱》中指出,“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战争。这是一场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战争,一场比军事战争更加复杂、比工业战争更加阴险的战争,一场不为公众所知的战争:这是一场法律战争。法国恐怖主义分析中心的专家已经确切地描述了这种被称为‘法律战’的新型冲突。”

实际上,这种法律战争是建立在美元霸权基础之上的。美国政府自认为有权追诉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它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如谷歌邮箱或微软邮箱)收发、存储(甚至只是过境)邮件,这些都被视为国际贸易工具。通过经济制裁打击敌对国家也是依靠美元体系,这是金融实力真正转化为全球政治影响的关键。

跨国公司如果想绕开美国的“治外法权”,也必须放弃用美元结算,不再利用任何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清算体系。在现实中,这么做是极其困难的。美国不仅成了全球唯一能够颁布域外法的国家,还成了唯一能够执行域外法的国家。

据报道,欧洲为规避美国的“长臂管辖”和次级制裁,正在尝试使用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2019年1月正式宣布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

因此,为规避“世界警察”把司法当成政治的杠杆和工具,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与其它第三方货币的直接计价、清算,应成为中国重要发展战略目标之一。

 

启示三:跨国公司合规化和反腐在路上

综观“阿尔斯通事件”,跨国公司在商务活动中的腐败成为一个被“勒索”的正当理由。正因如此,才被美国司法当局“抓现行”。法国对外安全前情报总监阿兰•朱耶在该书“后记”中写道,阿尔斯通管理层意识到,因向外国公职人员行贿或共谋行贿而有可能被检方起诉时,有些人便试图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保全自己。

放眼世界,跨国公司必须建立合格的内部监控制度,严格进行合规化建设,方能避免成为“猎物”。如果面对残酷的国际竞争现状视若不见,那么依旧会任人宰割。反观美国通用电气,在20世纪90年代初发生因挪用与以色列军购协定利润余额而被处以6900万美元的罚款后,通用电气管理者清理了团队,通过了严格的“道德宪章”。之后与美国司法部反腐败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继而认识到受腐败案牵连的公司是理想的“猎物”,遂形成收购该类公司的战略安排并予以实施。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科尔在“阿尔斯通案”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一项旨在针对全世界的警告:“行贿在全球市场绝无立足之地。通过这次调查,我们向全球各地的企业传递了一个清晰无误的信号。”当然,这是听命于“世界警察”的毫无对等约束的域外司法权。

 

作者:梓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