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的流量陷阱

2019-08-19 15:26评论关闭Views: 2

hulianwang

华为与美国政府之间的抗争一直在持续发酵,从孟晚舟事件到实体名单、再到对美国公司的专利诉讼,抗争加剧的同时任正非也从幕后走到台前,金句频出,让过去沉迷于娱乐圈分分合合的吃瓜群众大呼过瘾,顺带普及了一大波的5G相关知识。近十年来,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熊彼特的创新经济学理论愈发得到大家的认同,即技术创新对于经济发展有决定性作用,不但可以降低制度成本,也可以增加潜在利润。各国政府都寄希望于占领创新的制高点,投资者也纷纷追逐创新热点,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然而科技创新本身异常复杂,很多东西业内人士也难言理解,更不用说一知半解的投资人了。过往的事实表明,任何试图简化或者形象表述科技创新的尝试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创新通俗化表述的主导者通常是创新者本人,这就面临一个明显的道德悖论,出于对技术的狂热信仰或者是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利益相关方在解释技术的时候会有意无意地放大优点,掩盖缺点。这一特性也增加了科技领域投资的高风险。其实,科技股最早就是风险投资家玩的游戏,风险投资以及更早的天使投资都是失败率极高的行当。天使投资人看好某人的胆识勇气或者梦想,就断然把钱投了进去,并没有要求任何的担保及抵押。万一某人创业成功,投资人便得到回报;如果创业失败了,投资人就是真地做了一回天使。好在天使是从不需要被人类拯救的。但是,现在好多投资人却指望被某人或某些企业拯救,以实现财富自由,这似乎与天使本末倒置了。

“流量”一词集中反映了这种矛盾,我称之为“流量陷阱”。任何高深莫测或者并不通俗的技术都可以被翻译为流量,诸如被多少人使用或者受益、覆蓋多少群体、应用于多少场景,等等。普通人不理解复杂的技术,但是却对一个产品是否会流行、能不能被大规模应用有自己直观的感受,然后他们会通过这种直观的感觉去判断、去投资。2004年,腾讯以3.7港币的价格发行上市,当初鲜有人认为这是未来十几年的大牛股、实现财富自由的金钥匙。彼时大家还没有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噩梦中恢复元气。如今总结腾讯的成功,很多人归结为流量,似乎因为有了流量,变现也就顺理成章。同理,Facebook能以高达5000亿美元的市值傲视群雄。要知道美国军火第二大供应商雷神,一个生产导弹、雷达及战斗机的公司,其估值也不过500亿美元。导弹虽然单值高,但是无论是应用人数还是频率都远不及Facebook,不过就是演习或者局部武装冲突时才会有部分消耗,其余大部分都是过期了才需要更新,而Facebook却有20多亿人注册,很多人还会一天看几次。

但是,单纯用流量来总结互联网公司的特质,又牺牲了诸多有用的、高质量的信息。如号称用一滴血可以检测大量健康指标的Theranos公司,就因为简便和容易普及,仅凭借眼花缭乱的仪器及实验室欺骗了很多公众及投资人,市值一度高达90亿美元。一个能够骗过董事会成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前国防部长、参议员、海军上将等一众大人物的科技骗局,普通民众就更难甄别,难免都会中招。如果说美国的信用制度造成了大家彼此信任度高,更容易上当受骗的话,贾跃亭带领乐视生态化反让投资人不但为梦想窒息,也为亏损窒息。时代变化太快,大部分人甚至等不及流量变为现实,就匆匆上车,等到发现是骗局的时候已为时太晚。

即便流量已经实现,用流量总结公司特质,也低估了流量变现的难度。太多人以为腾讯的成功是基于庞大的用户群,全然无视其在用户变现道路上所做的努力。腾讯游戏收入长期占比超过一半,只是近两年才有所改观。对比来看,中国移动坐拥庞大的用户群,市值却早已不及腾讯的一半。流量难于变现的一个典型还有美图公司,其美图秀秀软件一骑绝尘,有很高的渗透率,几乎爱美自拍的男女老少都人人有份,但是却苦于无法变现,公司股价从最高时23元跌至最近的2元,依然没有见底的迹象。严格来说,作为一个没有任何互动的软件,美图秀秀是否可以称为互联网软件都要存疑。一个单机版的软件,其替代性高,用户黏性不足,难言流量价值。面对宏大的想象空间及捉襟见肘的变现窘境,很多公司甚至都不敢变现,不愿意再跨前一步,刺破想象空间。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人们也并不只因为一个公司仅仅标榜流量就上当受骗。回顾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大部分只有一个网页的公司就能估值几百万上千万,而历史上有名的荷兰郁金香泡沫,那时似乎每个人都觉得一粒郁金香种子换一辆马车一栋房子是理所当然的。前不久光速上市的瑞幸咖啡尚不知如何盈利,其众多股东已经开始数钱准备计划如何消费了。然而看过太多上市公司的笔者深知,幸运儿终究只是少数人。创业失败的概率并没有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而变低,反而由于创业成本降低,以及大量盲目涌入的资金支持,吸引了越来越多随意甚至不诚意创业的人,失败的概率当然变得更高。

本质上,笔者认为投资互联网公司,特别是对于未盈利互联网公司的投资是属于高风险的,极高的投资失败率再如何分散也很难降低到普通人可以接受的水平。作为天使投资人的投资失败了,可能并不妨碍其继续实现梦想,但是作为看重资本回报的普通投资人失败了,生活却会遭到重创。我并不想劝读者远离高风险的互联网投资,即便有一万个理由劝你,只要你有一个理由想投资,那也还会去投资。我只想反复重申,这一领域存在极高的失败风险,即便你认为自己成功的概率是100%,想想那个众多大牌云集的长期资本,想想本文提到的这些案例,一定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

文/王林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