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失其鹿,天下人共逐之,美国在焦虑什么?

2019-08-08 11:32评论关闭Views: 5

shiqiping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政治评论员菲力浦•斯蒂芬斯发表了《特朗普愤怒的单边主义是痛苦的哀号》一文,指出对一个霸权大国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便是目睹自己统治地位的式微。

文章讲了一个故事,当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二战结束阶段准备与温斯顿•邱吉尔见面时,这位美国总统从他的国务卿斯特蒂纽斯那里得到某种关于如何对付英国首相的告诫,即邱吉尔将难以接受战后的国际新秩序——在充当了很长时间的世界领袖之后,英国佬还不习惯于一个次要角色。文章说,斯特蒂纽斯是对的,那场战争让英国破了产,美国则欣欣向荣。从战争到和平,标志了西方领导权向美国的正式转移,但面对现实的心理调整漫长而又痛苦,在英国政客的想象中,英国当然仍是与美国和苏联并列的全球三巨头。

现在轮到美国了,斯蒂芬斯在文章中写道,就在不久前,这个超级强国还曾想象有一个不费力就能维持支配地位的未来,但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经匆匆过去,现在它正面对中国这样一个有着自己“天命观”意识的对手。美国意识到自己越来越不能随心所欲了,也遭遇到越来越多事先估计不到的挫折。

斯蒂芬斯的观察是正确的。随手拈来,就有不少例子,巧或不巧的是,又多与中国有关。

过去有一段时间,中国为了彰显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以极大的科技与财力投入工程,在南沙群岛吹填造岛。美国表态反对还不时提出警告,但中国坚称所有作为合情合理合法。最终七个礁成了七个岛,美国徒呼负负,也难以改变事实。

2013年底,中国向国际社会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希望加速推动中国与一众亚、非、欧国家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同时又带头建立亚投行,并欢迎各国踊跃参与。对于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美国从一开始就冷漠以对,时不时还以一些莫须有的“不透明”“债务陷阱”等污名化“一带一路”,甚至还对一众有意参与的国家软硬兼施横加阻挠。但所有图谋最后证明均无效,其铁杆盟友英国率先宣布加入亚投行,为一众国家作出示范、引发效尤,更让美国颜面无光。

最新的例子则是华为。美国为了打击华为已处于领先的5G产业,先以卑劣手段扣押了华为高管孟晚舟,意图逼华为就范。但华为强调公司一切作为合法,不接受美政府的指责与要胁。美政府于是恼羞成怒,对华为使出一系列狠招,不准卖(通信设备)、不准买(芯片)、不准用(安卓作业系统)、不准参与(如WIFI及蓝牙等国际科技组织)。然而,迄今为止,华为虽承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但“备用转正”的芯片及操作系统(鸿蒙)也将一一上阵。与此同时,美国的巨大压力显然也未能阻止包括其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采购华为设备、与华为签订商用合约。

一连串的不如意甚至挫折,让这个在地球上已称霸了近一个世纪的美国,突然之间难以适应了。从上任总统奥巴马高喊“美国将继续领导世界100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一再强调“美国优先”,折射出来的潜台词,其实就是一种美国不再优先、不再领导的焦虑感。不待言,此等焦虑感之所以产生,又多与中国有关,但也不完全限于中国。

单纯就经济指标而言,中国GDP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老二,还有很大概率在2030年前后超过美国;而且中国已是全球最大贸易国、最大制造业国、最大外汇储备国,这些无疑都对美国构成压力。但与此同时,美国的焦虑感还来自于它一手建构并主导的国际秩序,似乎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不仅指美国在一众国际组织如联合国、WTO、IMF中的主导地位大不如前,还有作为美国霸权核心基础的美元霸权似乎也出现了被挑战的迹象——英、法、德三个盟友建构INSTEX结算机制意图绕过美元结算机制;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开建议与俄石油贸易以人民币结算。但这一切又何尝不是与美国的过于霸道有关。

正是:秦失其鹿,天下人共逐之。
作者:石齐平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