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退出党内初选因由初探

2019-07-25 13:45评论关闭Views: 1

 wangjinping

台湾2020年“总统”换届选举日益逼近,蓝、绿、白三大阵营,雾煞煞一团混沌。尤其是国民党,启动初选以来好似上演一出大戏,一会儿峰回路转,一会儿扑朔迷离,半路有人杀入,半路又有人退出,高潮迭起。最新引爆的一颗震撼弹,是曾高调宣示参加2020大选,并多次誓言一选到底的前“立法院长”王金平,于6月6日突然发表声明:退出国民党“总统”初选。
唯我能解困境 誓言参选到底

今年3月7日,王金平于台北国际会议中心顶楼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参与2020年大选,致词时大喊:“我郑重宣布,参选2020年‘中华民国总统’!给我4年,我有自信带领大家实现愿景,让台湾发光发热。”

当时王金平邀来百工百业及民间团体代表到场,也请出包括三三会理事长许胜雄、前“考试院长”许水德、前“教育部长”郭为藩及吴清基、中华奥会主席林鸿道等人,以及多位母校师大校长赴会力挺。此外,台湾公教军警消暨公职人员联合总会总会长刘盛良、反年改团体“八百壮士”指挥官吴其梁等深蓝军系代表,也现身支持王金平。宣布参选后,王金平表示,接着将邀请国民党“立委”餐叙,并计划一一拜会党内大佬,报告参选决定,并向前党主席马英九、吴伯雄和前“副总统”萧万长等人请益。此一架势好不一般。

王金平慷慨激昂,网友却冷眼相向。有网友回应:“竞选总干事找柯建铭(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吗?”更多网友纷纷表示:“国民党被打趴时你在哪里?连自己的党都可以冷眼旁观,还可以仰赖你什么?”“给你‘立法院’都不能发光发热了!还‘总统’?”“选‘总统’未必,想乔事是真。”“给你二十年,台湾‘立法院’变成乔家大院。大家乔、大家捞;苦百姓、苦人民。再给你四年,谁还我二十年?”“除了韩国瑜外,国民党内其他大佬出来选‘总统’都不会去投,宁愿投给柯P,那些大佬最好认清事实吧!”

王金平宣布投入“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后,便在各种场合宣示他的政见和独具优势。5月下旬,他在会见到访的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伍佛维兹一行时表示,他主张台湾要开放,透过改变制度、松绑法规,与世界紧密结合。他指出,美国在外交、军事和国防上都给予台湾最重要的支持,台湾的稳定发展也能成为国际上自由民主的最佳模范,所以台湾一定要友美、友日、友中。他说:“友美我们做到了,友日有增无减,友中是我们未来期待且努力的方向。”

媒体报道,王金平多次表示,台湾面临两大困境:一是内部不和谐,蓝绿恶斗、朝野对立、劳资对立、族群对立。二是两岸问题,两岸没处理好,台湾在“外交”关系上,可能会继续“被断交”、无法参与国际组织、也无法参加区域经济组织以及双边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四个困难都是“大陆强加压力或阻挠”,唯有与大陆建立稳定的和平关系,才能获得解决。

王金平指出,朝野互斗及两岸冷战局面,已成为阻碍台湾发展的最大困境。他担任6年“立法院”副院长、17年院长,有相当的经验能促进朝野团结。“我也有自信能扮演促进两岸和平的角色”。特别是今年5月初,他27年来第一次访问大陆,也最有信心解决两岸的困境、期待及未来方向。这两个困境能够解决的话,台湾的经济自然能够发展。王金平反复强调,他“最有能力”“也有绝对的把握”,解决这两项问题,把内部事情处理好、两岸问题解决好,带动台湾经济发展,重新看到台湾钱淹脚目。

尽管民调一直落后于韩国瑜、郭台铭甚至朱立伦,但王金平依然踌躇滿志,信心百倍。他受访时表示,民调还是参考就好,他自己仍会努力,“我的民调一直都在往上爬的,未来我有自信,最后还是会赢得国民党的提名”。他甚至将对手设定为民进党的蔡英文,并说跟蔡“总统”是好朋友,这次不是为了挑战好友,而是为了台湾的前途、救台湾。他相信,如果获得国民党提名,有信心明年一定可以胜选。

有评论表示,当年蔡英文风头无两,国民党没有一个男人肯出来挑担,结果推洪秀柱来抵挡,那时的王金平跟缩头乌龟有何区别?现在蔡英文民意不足二成,就算派阿猫阿狗都能憾赢她。这时,政坛不倒翁王金平出来了,要竞选台湾“总统”,正是政坛投机分子的范例。

5月21日,列属台湾重要民俗、岛内唯一“有神无庙”的云林县六房妈祖过炉“搬新家”,有意参选“总统”的王金平,一大清早就抵达虎尾镇六房妈祖红坛,引燃起马炮,恭送妈祖起驾。妈祖起驾前大雨倾盆,且雨势不断,令大家担心。岂料,在三响起马炮之后,顿时乌云飞散,天光乍现,由雨转晴,在场的人都感惊奇。笃信佛教的王金平直呼神灵显赫,他当即祈求六房妈祖保佑万民,也祈求让他顺利当选“总统”。

王金平为何要参选到底呢?论者李东海以此为题撰文分析:一是有“神明加持”、县市长支持。王金平笃信佛教,据他自己讲,去年高雄市长选举,他之所以出钱出力帮助韩国瑜打“三山之战”,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神明的指示”。王金平原本蓝绿都不想得罪,于是到庙里求签,得到肯定的签诗后才答应帮忙。消息传开后,台中候选人卢秀燕也请求帮忙,云林候选人张丽善、彰化候选人王惠美都上门求助,王金平逐个求签后认真帮忙。2020大选,王金平早早表露参选意愿,据说也是有“神明的指示”。另一个因素,是去年“九合一”选举中,王金平大力辅选的候选人大多胜选了,如今王金平自己要参选,他相信这些县市长也要投桃报李。

二是钱粮不缺、人缘颇佳。选举最重要的就是人和钱,王金平这两样都不缺。王金平有三个雅号——“万应公”“公道伯”“乔王”,表明的都是一个意思,人缘好。不管蓝绿“立委”要募款、要协调人际关系,他都会帮忙。王金平的头号金主是自己的学生——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尽管尹衍梁同台大同学朱立伦情同兄弟,但如果老师王金平要选,他义无反顾支持王金平。王金平在17年的“立法院长”任内帮助过不少政商人马,是台湾为数不多有资格拒绝他人政治献金的候选人,因为要给他钱的人实在太多,他花不完。王金平在宗教界人缘颇佳,台中大甲镇澜宫董事长颜清标、北港朝天宫理事长蔡咏和高雄不少宗庙都以王金平马首是瞻。大多数党籍县市长、县市正副议长也都挺王,王金平哪能不雄心勃勃呢!

高雄出身的前“立委”邱毅也认为,在有意竞逐2020大选的国民党大佬中,王金平的形势是最有利的。理由在于,王在中南部根基绵密,“形同稳赢”,北部足以同朱立伦分庭抗礼,除全民调外,任何一种方式都对王金平有利,因而他“吃了秤砣”参选到底。

王金平需要下功夫的是,极力争取韩国瑜和韩粉的支持。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王金平一再表示,他若选上只干一届4年,做好“团结台湾、和平两岸、经济发展”三件事就交棒。王金平并没有直说交棒给谁,但暗示会交给届时已经度过第一任期的高雄市长韩国瑜。
适时访问大陆 祈为选情加分

媒体报道,投入2020年大选的王金平,以“祭祖”名义于5月6日起访问大陆3天,团队92名成员都是来自岛内各地的王氏宗亲。王金平祖籍在福建漳州,第一代祖王文医是军人,随郑成功来台,定居高雄路竹。因此,王金平5月6日率团抵达厦门,即去祭拜延平郡王郑成功。王金平说,台闽传统习俗是面临人生重大事项时,须先禀告先祖,祈求保佑,因此率家人及宗亲回乡,也期待以文化为两岸搭起桥梁,跨出和平一大步。

抵达当天,王金平还与中共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会面,5月7日转往祖籍地漳州龙海市角美镇白礁村祭拜祖先,8日又与大陆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会晤,期间也安排参访台商企业。显然,王金平并非单纯的私人访问。行程中,王金平多次强调,台湾绝大多数人的原乡在大陆,两岸拥有共同的血脉,呼吁两岸以血缘文化传承作为进一步化解分歧、迈向和平的基础。

在与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会晤时,王金平表示,“台独”是假议题,根本走不通。“九二共识”为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两岸同胞应与时俱进,共同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致力于中华民族繁荣昌盛。这是王金平登陆后,首次喊出“九二共识”和反“台独”。

在宗祠广场对两岸王氏宗亲发表讲话时,王金平呼吁:“期待各位宗亲,手连手、心连心,共同祈求列祖列宗,助我一臂之力,庇佑金平心想事成。与宗亲与先祖共享光荣。”王金平希望获得祖先庇佑,在初选中赢得胜利之心,溢于言表。

有评论说,王金平的身份认同和两岸立场一直颇具争议,常常有人称他“蓝皮绿骨”。但此次临近选举,王金平一些动作引起多方关注。他先是痛斥对其“蓝皮绿骨”的质疑,自称是“蓝皮台骨,汉魂台魄”,后又呼应党主席吴敦义提出的“两岸和平协定”,并担当台湾“中华民族祭祖大典”主祭官,表示“饮水思源是做人的根本”。

此次成功访问大陆,王金平有望部分回应蓝营对其“蓝皮绿骨”的质疑,也能证明自己尚有沟通两岸的能力,无疑为选情加分。王金平希望借此次访问,从两岸血缘、文化的角度出发,确立两岸连接,进而帮助自己在两岸议题上占据一席之地,提升自己在“总统”初选中的话语权。

媒体报道,大陆归来,王金平在脸书上表示,“真正能打败民进党的是王金平”。
初选看法分歧 双方渐行渐远

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初选也是热闹非凡,精彩纷呈。继王金平之后,朱立伦亦发布竞选声明,4月17日台湾首富、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表态角逐2020宝座,在此期间“韩流”继续发酵,高雄市长韩国瑜的民调一直遥遥领先于蓝、绿、白阵营中所有可能的候选人。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在最有把握胜选的考量下,一再改变初选方案,意图有利于韩国瑜,而韩国瑜也改弦更张,有心问鼎大位,表示尊重党中央的安排。

有评论说,这一状况的出现,令王金平感到深深不满,特别是韩国瑜亦觊觎“总统”宝座,打破了他谋求韩国瑜和韩粉支持他上位的如意算盘,尤使其心中愤愤不平。

一方面,王金平陶醉在默默耕耘、初见成效的选情中。他透露,全台各地“金平之友会”陆续成立已达900多个,从南到北、从垦丁到基隆“遍地开花”,光新北市就有数百个,“外界都不知道,我是默默地做”。王金平参加“苗栗县金平之友会”成立造势大会,强调他没有被边缘化的问题,“金平之友会”如雨后春笋。他依规划好的步调按部就班,民调也持续上升,他选举向来是关关难过关关过,有信心“选举公报一定有我的名字”。

媒体报道,王金平到苗栗县通霄镇白沙屯拱天宫参拜时,由国民党中常委林荣德、“立委”陈超明等人陪同,所到之处“总统好”问候此起彼落。他亲切合照或签名,民众也送来“彩虹地瓜”“黑糖桂圆”及手工馒头各6个,象征“六六大顺”“一路长红”“有贵人相助”,气氛相当热络,王金平兴奋不已。

另一方面,王金平对国民党中央有关初选的安排格格不入,双方立场渐行渐远。5月3日吴(敦义)王(金平)会后,王金平发表三点声明:第一点,国民党是民主政党,一定不能以人设事;第二点,初选办法一定要符合公平公正原则;第三点,再次强调参选到底的信心与决心。王金平说,在党中央所提的初选办法未出炉前,他特别表示三点意见供党中央参考。

然而,王金平的意见并没有得到国民党中央的回应和理睬。媒体报道,5月15日下午,国民党中常会拍板“总统”提名特别办法及作业要点后,王金平随即在“立法院”发表声明表示,对这样一个量身订做、因人设事的初选办法,既不能认同,也不能接受。他愤怒指出,这次大选提名最令人诟病有五点,包括因人设事、不公平、不公开、无方向、无共识。他质疑,针对不同的人量身订做,造成不同参选人之间立足点的不公平,“更令人叫绝的是,不用自己报名,直接加入比赛都可以!”试问天下有不必报名,可以参赛或参加考试的道理?不用委托书,只要有人代为缴钱就可以参加,这样的党,有什么公平可言?他盼望党中央以更审慎圆满的态度与思维,悬崖勒马、亡羊补牢,订出可长可久的制度与做法。

据《汇流新闻网》5月24日所发布的民调显示,韩国瑜、朱立伦、王金平以及郭台铭在国民党内互比的结果是,韩国瑜获得24.7%支持度,其次是王金平20.0%,再其次是郭台铭19.7%,朱立伦则获得14.6%支持度。

有评论指出,尽管王金平在党内有两成的支持率,但在一般民众和网友心目中其形象并不佳。“老王今天的心情跟袁世凯一样,终于听到有人喊‘总统’了。”网友无情地在王金平参选影片下留言。这留言不只尖锐,也很戏谑,全然呈现台湾人都知的王金平“司马昭之心”。梳理留言,就可知台湾人不只对王金平的“冻蒜”颇为无感,甚至可说“恶评如潮”,归纳有以下六点:

一是恋栈权力。网友质疑,1941年出生的王金平,已比台湾法定退休年纪65岁多出13岁。如此“资深”,为何硬要出来选呢?二是2016年国民党声势最为低迷、孤立无援时,他不参选,如今情势大好,则表态参选,民众质疑他只是想搭韩国瑜的“顺风车”。三是握有诸多资源的老王突然宣布参选,民众痛批其“分裂国民党”,质疑他想走宋楚瑜老路。四是“太阳花”误台。“乔王”王金平在电视上说,遇到最难“乔”的事,就是“太阳花学运”。网友质疑,“‘立法院’被锁与被攻陷,不就是院长的不作为吗?”五是令人无法信服的能力。王金平直斥台湾现存很多问题,网友质疑他做了17年“立法院”院长,问题都与他无关吗?六是“蓝皮绿骨”。网友表示,王金平虽作了许多辩解,但难以令人信服。

6月6日,媒体报道,王金平在与国民党五人小组会面时,明确表示“不参加党内‘总统’初选”,这一决定当场令五人小组一时错愕。王金平何时开始有这样的想法?王金平阵营表示,其实王金平在每次跑行程的时候,就会想这样的问题,两周前更深思过,上周开始找大家开会。关键在于他发现自己的支持者中,有不少浅蓝、浅绿的票,但深蓝这部分几乎找不到支持者,枉费他40年来在党内的努力,让他有些难过。

王阵营表示,这个决定的关键,除了王金平长期批评初选制度,党中央毫无回应外,就是韩国瑜6月1日在台北凯道造势大获成功。王金平深深感到,继续走初选对他不利,应权衡新的战术,转个弯过这关,换一种形式且战且走。
断然退出初选 动向备受关注

2020“总统”大选,被王金平视为“人生最终一战”,可党内初选一变再变,使得他撂下“与其参加奇奇怪怪的初选,不如全心全意勤走基层”的重话,义无反顾地离开党内初选这一伤心地。

顷刻间,王金平未来的动向引起社会各方的严重关注,一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媒体报道,挺王人士为王抱不平,表示“宣布不参加初选了才来拉拢,说明王院长很重要,既然很重要,为什么宣布不参选之前不时批评王院长?”他们等著为王加油,也想了解王下一步要怎么走。王金平在工商企业界、高雄农会系统、全台水利会系统都有相当影响力。挺王的高雄地方人士表示,王金平宣布不参加初选,不表示不会继续参选,只是大家不太清楚他会以怎样的方式继续走下去。也有人担心,自诩“终身国民党员”的王金平,会不会因为“情势变更”,有了心念转变?王金平如果脱党,蓝绿白三足鼎立,会不会一夕变成“四脚朝天”?

名嘴、学者和民众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各家民调均显示,王金平从未挤进前三名,连老二都当不了,已无胜算。时势比人强,急流勇退方为明智之举。也有的说,王金平选择在国民党五人小组确认参选意愿时,亮出惊奇底牌,宣布退出初选,这是王金平的聪明抉择。一则避免留下难看败绩,二则继续待价而沽。明年蓝营若胜选,他还可以“功臣”之身继续扮演重要角色。还有的说,王金平不争初选,反而更能站稳“扶龙王”的高度。王金平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本事,红尘与孤峰间来来去去,能乔会拗,却不暴冲。这次初选,他碎碎念抱怨党中央不公,到最后他以一句不参加“奇奇怪怪的初选”,就让自己下得台面。他未口出恶言,只说要全心“勤走基层”,整合资源成为国民党的力量,力促2020政党轮替。话说得漂亮,后路铺得平顺,不愧是精算师。更有人说,参加初选,立刻被淘汰;不参加初选,反而后路更宽广,还保住忠党爱“国”之名。王金平老谋深算,当然急流勇退,以观后势。

在王金平宣布不参加国民党“总统”初选后的第二天,“王金平之友会”在高雄市冈山成立“三山之友会”照常举办。王金平回答了媒体的一些提问,表示目前没有跟任何人合作的打算,最高原则是一起团结,为国民党求得2020胜选,这是使命也是责任。欢迎大家来会面、商讨,如何让国民党赢得2020大选这个总目标。对于是否继续参选“总统”?王金平说,“不去谈这些事情”,该走基层的他会走,会再研究各地“王金平之友会”成立的相关事宜。他勤走基层,自认有一天就能够开花结果,能涌现巨大的支持力量。当听说韩国瑜得知他不参加党内初选时表示,“王是国民党重要资产,务必要将王留在党内”,王金平受访时回应:“笑话,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离开党?怎么会有这个话出来?”被问到未来如何与初选胜出的参选人合作?王金平用“以后再说”一语带过,保留“随时转身”的空间。

对于王金平不参加初选,文化大学广告学系教授兼系主任钮则勋指出,王金平此举有三个盘算:首先,“拥兵自重,按兵不动”是主要考量。退出初选后,许多候选人就会想与他谈,可趁机待价而沽;其次是“拉开身价,以小博大”,此盘算针对党中央,等待党中央的回应,且王金平并未退党,吴敦义必定伤透脑筋。最后,则是王金平如果对国民党的“五人小组”不出声,他对初选的不满则永远不会得到重视,所以藉五人小组拜会,宣布退出初选,不只可以打脸五人小组,媒体声势也将高涨,他的不满更将获得重视。钮则勋说,“只能说老王的惊天一怒,多可见政治老手的谋略仍深!姜还是老的辣啊!”

舆论分析,王金平的后路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和郭台铭搭档,“郭王配”之说已流传多日,两人也曾晤面谈及合作。其二,若初选由韩国瑜胜出,王金平可以在去年助韩造势的基础再加码,帮韩家军串起各地人脉,也为自己延续政治生命。

其实,获知王金平不参加党内初选,郭台铭及韩国瑜不约而同地当即确认其为极力拉拢结盟的对象。媒体报道,郭台铭与王金平私交甚笃,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好友及幕僚,“两人不缺沟通管道”。王金平宣布不参加初选后,郭台铭第一时间发声明回应,表示能体会王的委屈,郭阵营希望能尽快安排郭、王会面,积极争取王金平支持,补强自己在组织战中的不足。亲韩人士分析,王金平的支持者本土性强,加上很多来自农渔会系统及地方派系,若不挺王,很可能挺韩。韩阵营重视王金平的能量,就算郭台铭真获得王金平支持,与王金平互动密切的农渔会、地方派系与宗教团体,仍有可能支持声势最高的韩国瑜。

有评论认为,王金平与郭台铭在候选人特质的互补性上强,是郭急于寻求合作的对象,若王、郭合作,首先冲击韩国瑜,甚至将牵动整体支持度排名,让初选充满变量。
扮演关键少数 立于不败之地

王阵营表示,王金平即便批评党内初选制度不公,也从不批评党或是其他参选人。至于最后若自己无法参选,会选择帮谁助选呢?郭台铭的力量在拉,韩国瑜的力量也在拉,都透过共同朋友拉拢王金平,但王金平现阶段不会做任何表态。王金平团队有少数人支持他“独立参选”,但王认为自己是忠贞党员,并没有想要脱党参选的意思,目前意愿不高。

媒体指出,王金平以退为进,承诺继续辅选,也可让自己站在一个最有利的位置,就算不选“总统”,若国民党重返执政,“副总统”“行政院长”“立法院长”等人事布局,王金平都有机会成为其中角色。

党内人士分析,韩郭朱争出线下,王金平以退为进,反而创造出空间,成为初选谁能胜出的关键因素。国民党文传会义务副主委黄子哲说,综观客观情势,王金平在初选中出线的机率的确不高,他宣布不参加初选,保留想象空间,策略就是要把剩余价值发挥到极大化。王金平可能回归到“乔”的角色,这也是他最擅长的部分,未来可能是与主要参选人的“X王配”,或是国民党若胜选,在新政府扮演重要角色。“行政院”前发言人胡幼伟认为,王金平退出初选可能有四个政治目标:1.成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搭档。2.再度成为党的不分区“立委”,争取再任“立法院长”。3.在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出任重要行政职务。4.争取成为下任国民党主席。

名嘴邱明玉在政论节目《54新观点》中惊爆指出,大家以为王金平要选“总统”,其实他的政治筹码多,他若跟柯文哲、韩国瑜或郭台铭合作,他是不是就可以当“行政院长”?!因为他说过不可能当副手,也说过不想留在“立法院”,那么仅次于“总统”、更有行政实权的就是“行政院长”。对王金平而言,最大的政治筹码是,未来不管他挺谁,他还是可以当“行政院长”,这条路才是王金平最大的盘算。但王金平随后加以否定:“胡说八道,那些人的脑筋想歪了。”

媒体评论认为,王金平不参选,国民党“总统”初选郭台铭、韩国瑜“两强相争”的基本态势也不会改变,但对两强势力的消长,绝对会有关键的影响,而且王开“第一枪”后,后续还会不会有骨牌效应,更值得观察。就郭阵营而言,只要能够吸纳王的支持度,不管几个百分点,就是增加“抗韩”的力量;对韩营来说,王的地方实力更要极力争取,如此才能遍地开花。在两强差距拉近下,王金平退下后的效应更大,其选择的空间就更宽阔。

王的支持力量能否在初选发挥关键少数力量,前提是朱立伦一定参加初选到底。目前看来,朱的参选意志毫无动摇。尽管如此,接下来初选若朱仍持续落后,难保支持者不会转而将力量集中到最有可能胜选的一方,甚至是最不想看到会胜出的另一方,这也是王开“第一枪”对党内“总统”初选的“骨牌效应”。

目前郭台铭和韩国瑜的民调差距并非十分悬殊,以王金平圆融的处事风格和在政坛的历练,即便他自己选不上,也并非“败事有余”,而是“成事有余”。

现在王金平表面和韩郭等维持等距,但地方势力之所向,大有可能让他微调距离。6月中旬媒体报道,依据国民党内滚动式民调来看,韩暂领先郭台铭8%左右,如果韩国瑜民调逐步下滑趋势不变,尽管郭台铭没看到上升的趋势,但王金平10%支持度的动向,就成为少数关键。资深媒体人尚毅夫分析,王金平如此固定的支持率,理论上流向韩国瑜可能性较低,可能有不少会流向郭台铭,所以王金平的态度,将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作者:方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