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会是第二个特朗普吗?

2019-07-10 15:23评论关闭Views:

guotaiming

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选上美国总统以前,没有担任过任何政治职位,完全是一名政治素人。由于事业有成,所以他狂妄自大、口不遮拦。但是因缘际会,却在美国主流媒体普遍不看好的情况下,以黑马姿态赢得大选。郭台铭也是成功的企业家,也从未涉入政治,言行举止霸气十足,现在参与角逐2020年“总统”大选国民党党内初选,他会不会成为第二个特朗普?

以目前台湾的政治生态,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稳定支持者各约三成,另外四成是所谓的“中间选民”,这些人会因为候选人、议题而决定投票的对象。由于目前民进党全面执政成绩不佳,因此在抢攻中间选票上处于不利地位。如果2020年只有国民党和民进党两组人马,不论双方候选人是谁,国民党“重返执政”的机会接近百分之百,所以郭台铭如果能在国民党党内初选胜出,2020年第二个特朗普就呼之欲出。

但是2020年应该不会只有国、民两党的候选人,台北市长柯文哲出马角逐几成定局。从最近几次的民意调查显示,柯文哲的支持度都高过民进党可能的参选人。如果对民调进一步分析,发现柯文哲参选可以吸纳一部分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支持者,以及大部分中间选民的选票,这也是为什么柯文哲笃定参选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2020年是柯文哲争取大位惟一的机会,如果等他2022年台北市长任期届满、失去政治舞台,就不可能具有角逐2024年大选的能量。

如果柯文哲参选,郭台铭代表国民党,加上民进党的候选人,三足鼎立,郭台铭能获胜吗?这个局面绝对比蓝绿对决复杂许多,因为到时候在绿营非常可能发生弃保效应。对郭台铭最有利的情势是:民进党的参选人是赖清德,赖清德“独派”色彩鲜明、个性强硬,他和柯文哲都不可能退让,所以绿营比较不容易产生弃保,郭台铭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民进党的参选人是蔡英文,蔡英文的民调支持度一定是第三,绿营的支持者宁愿柯文哲当选,也不愿意看到国民党重返执政,所以会放弃蔡英文、保住柯文哲的可能性相当高,这对郭台铭的威胁就比较大。

虽然目前的民调显示,如果最后参选的三组人马是郭台铭、柯文哲、蔡英文或赖清德,柯文哲的民调领先郭台铭,但是进入实际选战,郭台铭仍然是大有可为,关键还是在那四成的中间选民。

相对于柯文哲,郭台铭在吸引中间选民上有三个优势:

(1)郭台铭有政党奥援,民主政治是政党政治,而政党政治最重要的精神是责任政治;郭台铭如果胜选,将来执政好坏,人民可以找到负责的对象—国民党,也就是人民可以基于郭台铭的表现,决定下一次要不要再把票投给国民党(包括国民党籍的“立法委员”候选人)。相对的,柯文哲无党无派,他执政好坏,人民无处究责,也就是说,如果人民对他施政不满,最多只能下次不投票给他,却找不到其他可以“惩罚”的对象。因此,对比较理性的中间选民来说,郭台铭相对有利。

(2)这几年来,中间选民的比例增加,主要是因为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有过全面执政的机会,但是两党执政的表现都令人失望,尤其政客嘴脸和话术,更是令人厌恶,因此2014年才让政治素人、初试啼声的柯文哲,赢得台北市长选举。但是柯文哲担任台北市长四年多,许多人发现柯文哲似乎越来越像政客,尤其2018年柯文哲以些微票数艰困连任台北市长,如果他第二任就职不到一年就要参选总统,这会强化他“政客”的形象。相较之下,2020年的郭台铭就是惟一的政治素人,对那些无法忍受政客的中间选民来说,郭台铭在这一点上具有优势。

(3)郭台铭是世界级的企业家,行政管理能力无庸置疑,更何况商场上的竞争最能测试真正的实力;相对的,柯文哲在台北市长任内,并没有突出的表现。中间选民多数是务实取向,比较不在乎意识形态,因此以目前台湾面临的低薪、走不出去的国际困境,郭台铭比较容易获得“经济选民”的青睐。

但是郭台铭最大的困难是:他如何在国民党内的初选脱颖而出?国民党内最大的路障是韩国瑜,以目前的民调,韩国瑜还是支持度最高的人。当然,最近的情势有点改变,自从韩国瑜在4月23日提出五点声明后,声势稍挫。尤其第四点他说:“长久以来政治权贵热衷于密室协商,已经离人民越来越遥远了,台湾的政治改革已经刻不容缓。希望党内高层能够体察民意,关心社会脉动,重视庶民经济,勿忘世上苦人多。”这段话攻击的对象显然是国民党中央,此举引起不少蓝军支持者的不满。他们指出,韩国瑜在高雄选举时,对于民进党的各种冷嘲热讽、恶意攻击,他都采用“爱与包容”,为什么对提供他政治舞台的党中央却如此刻薄?如果2017年吴敦义没有任命他去担任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他在政治上不可能有表现的机会;如果2018年吴敦义不勉强他竞选高雄市长,他也不可能有今日的风光。春风得意了就“炮打党中央”,这是许多蓝营支持者开始批评韩国瑜的原因,也因为这样,韩国瑜的民调支持度有下滑的趋势。

尽管如此,郭台铭在民调支持度上还是不如韩国瑜。趁著韩国瑜在议会备询暴露的缺点,郭台铭如果要迎头赶上,至少必须做三件事:

(1)他必须排除台湾人民可能的疑虑,由于他的事业主要在中国大陆,他必须用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他当选以后不会被大陆政治绑架;(2)他应该一再强调,只有他才能增加台湾的能见度,因为他就是以本身的经济实力,直接就可以获得美国总统的接见,他可以让台湾在国际上走的出去;(3)以他经营企业的经验,提出如何提升政府行政效能的方法,说服台湾人民,只有他才能使公务人员积极任事、为民服务。

口才便给、鼓动风潮、散发个人魅力,这是一时的;而“执政”需要的是脚踏实地、认真负责、决策明智、真正为人民解决问题,这是长远的。比较符合人民利益的领导者,应该具有后者的特质。虽然郭台铭起步较晚,但是以他在台湾社会的影响力,一出现就成为媒体的焦点,如果他能善用这个优势,最后在国民党内拔得头筹,也许台湾就可能出现特朗普第二。

台大哲学系兼任教授 林火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