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缸杯影:多情的皇帝、开放的时代

2019-07-03 13:33评论关闭Views: 4

002ISKbXzy7v6z2I8sK76&690

一只从香港来到内地的斗彩鸡缸杯,把我们带回到它产生的时代——明朝成化时代(1465-1487);也把一个人物推到了我们面前——明成化皇帝朱见深。

犹记得2014年4月8日,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会上以2.8亿港元拍得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这只距今 500年、由景德镇御窑生产的通高 4厘米、口径 8厘米的小瓷杯,竟然抵得上当今上海滩一座 2000平方米的豪宅!2014年 12月 18日,刘谦益先生委托匡时拍卖在上海龙美术馆策划的“朱见深的世界:一位中国皇帝的一生及其时代”的“鸡缸杯 ”特展,展厅竟也达 2000平方米。届时,我受匡时国际拍卖公司副总谢晓冬邀请,作为特展的“文化顾问”,出席特展开幕式并致词,随后又围绕鸡缸杯和成化时代做了一场学术报告。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拍卖价为2.8亿港币的鸡缸杯,亦由景德镇的名匠复制了一万只,于龙美术馆售卖,每只售价288元人民币。

明朝万历时期的玩家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说当时的瓷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成化窑又以白地青花间以五色者斗彩最为珍贵,名目有八吉祥、五供养、一串金、西番莲,特别是斗鸡、百鸟及人物故事等。沈德符说这些斗彩酒杯的价格:“初不过数金,余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则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十年之间,价值飞涨。晚明时期的另一位著名玩家张岱于《夜航船》中特别指出,在成化诸斗彩中,“五彩鸡缸 ”为其代表。而方以智在《物理小识》中所记载看到的鸡缸杯则是:“成窑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曰鸡缸。”清乾隆时期的朱琰在《陶说》也说:“成窑以五彩为最,酒杯以鸡缸为最。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当时已贵重如此。”明朝千钱值银一两,朱琰所说的“钱十万”与沈德符所说的“银百金 ”是等价的。刘益谦先生拍得并为其办特展的,便是方以智说的“成窑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简称“鸡缸杯”。

如果以米价为中介,今日人民币的购买力约当万历后期的 200-400元,如果取中间值300元,一对成化鸡缸酒杯在当时值人民币 3万元。400年过去,其间动乱不断,能存世者寥寥。据称,明朝成化时代的斗彩鸡缸杯目前存世16只,包括刘益谦拍得在内由私人珍藏的只有 4只。其余的,均为各代的仿制品。

清代的玩家乾隆皇帝是斗彩鸡缸杯的粉丝,其《成窑鸡缸歌》咏:“李唐越器人间无,赵宋官窑晨星看。殷周鼎彛世颇多,坚脆之质于焉辨。……宋明去此弗甚遥,宣成雅具时犹见。寒芒秀采总称珍,就中鸡缸最为冠。牡丹丽日春风和,牝鸡逐队雄鸡绚 ……”“落霞彩散不留形,浴出长天霁色青。成化鸡缸夸五色,椎轮于此溯仪型。”能让乾隆皇帝爱不释手、反复吟咏的尤物,即使排除所有的附加价,刘益谦以 2.8亿港币收藏的这只成化斗彩鸡缸杯,也是物有所值。

明清中国瓷器以景德镇为佳,景德镇瓷器又以出于御窑者为珍。以明朝为例,洪武窑、永乐窑、宣德窑、成化窑、万历窑皆为名品,但又以宣德、成化最为珍贵。沈德符讲到了其中的原因:“盖两朝天纵,留意曲艺,宜其精工如此。”宣德皇帝、成化皇帝都是大玩家,也是大艺术家。两位皇帝不但是大玩家、大艺术家,而且通过官府半买半夺搜罗天下艺术品,特别是不惜代价烧制精瓷,宣德窑、成化窑名扬中国、享誉海外,而成化窑又甚于宣德窑。

近年来关于明代白银的研究有诸多成果问世,而明代后期的白银,多通过海上贸易得于吕宋、日本,其产地更多在美洲,于是有“海上丝绸之路 ”的说法。但实际上,当年出口的丝绸,多为半成品和原丝,而真正为中国带来真金白银的大宗出口商品,实为瓷器。所以,与其说是“海上丝绸之路”,毋宁说是“海上丝瓷之路”更为确切。

从明太祖朱元璋 1368年定都南京,到 18岁的明宪宗成化帝朱见深 1464年继位,明朝迈向它的 “百年 ”诞辰。社会财富的积累、社会生活的富足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明代社会也开始从单纯的官本位社会,进入到官本位、财富本位、文化本位并存的多元化社会,进入到一个“好玩”的时代。

在这个多元化的“好玩”时代,产生了许多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人物:祝枝山、唐伯虎、文徽明、王阳明、李梦阳……发生了许多我们现在完全陌生当时却十分新鲜的事情:人无分男女,出门多服“马尾裙”;地无分南北,处处传唱“山坡羊”;身无分职业,头衔尽是“传奉官”……被认为是罗贯中、施耐庵作品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绝不可能产生于严峻冷酷的洪武时期,只可能发生在成化开始的自由奔放时代。成化皇帝即位前四年(1460)出生的祝枝山、成化六年(1470)出生的唐伯虎在一把扇面上挥挥毫,这把折扇的主人立即身价百倍。谁能求到唐伯虎的一幅“春山图”,一只脚便踏入了小康日子。

成化九年(1473)出生的“前七子”领袖李梦阳不仅以诗文著名,书法也别具一格。谁能预测到,成化八年(1472)出生的王阳明,日后将成为有明一代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第一人?再看看成化皇帝朱见深的御制书画,完全可以跻身第一流艺术家的行列。而作为君主,明宪宗成化帝朱见深在中国历史上是默默无闻、无所作为的。

即使在明代十六位皇帝中,他也并不引人注意。但作为人,他又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个性的。一方面,他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以及祖宗法度、圣贤道理的限制;另一方面,他又不甘心受命运的摆布和陈规的束缚,时有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作为一个时代,明宪宗成化时期是一个没有权威、被人忽视的时代,但又是一个充满活力、极富特色的时代。明朝乃至明清两代的历史,正是在这一时期开始发生转折。由于这种转折不是由叱吒风云的伟人所推动,也不是以惊天动地的事件为标志,而是由社会内部自身的矛盾运动并通过无数琐细小事所表现,故而滑出了人们的研究视野。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发生了一桩看来十分畸形但又十分真挚的爱情,18岁的成化帝视后宫三千粉黛为无物,专一爱着比自己大 18岁的贵妃万贞儿,不允许任何人对贵妃不敬,尽可能满足贵妃一切喜好。而万贵妃又恰恰是一位“好玩”且喜欢奇异珍宝的女人,包括斗彩鸡缸杯在内的具有成化“小资情调”的宫廷艺术品也由此而生。

回过头来,我们再谈谈这只展现中国瓷器艺术毫颠之作的“鸡缸杯”。

有报道说,刘益谦曾经介绍过这只鸡缸杯的构图:正宗的鸡缸杯上画了两组 8只鸡,一组的公鸡头向前看,显得安详自信;另一组的公鸡正在回头看,有一只小鸡飞起来了,它好像很诧异。最大的难点在于母鸡的翅膀,是带点红色的,以当时的技术水平,能在青花上烧出其他颜色来就是巨大进步,而烧出红色来更是天大的难题,鸡缸杯上的母鸡翅膀颜色是姹紫红,这种颜料配方后世已经失传。

不少朋友问我,这只鸡缸杯的图案代表着“吉祥”,既是象征国家和社会的吉祥,也象征著成化皇帝和万贵妃以及皇室的吉祥。那么,这只雄鸡毫无疑问就是成化皇帝,母鸡自然就暗喻万贵妃了?

但我的看法恰恰相反,雄纠纠的公鸡才是万贵妃,安祥自在的母鸡倒是成化皇帝。第一,这样的解释才符合成化皇帝和万贵妃的性格。皇帝性格内向,从成化八年开始不再接见大臣;万贵妃则个性张扬,喜欢出风头。第二,万贵妃是成化皇帝的保护神。成化皇帝 1岁 11个月的时候,父亲正统皇帝被蒙古人俘虏,母亲周氏是个悍妇,是万贵妃从小将其带大。做了皇帝之后,只要万贵妃在身边,皇帝就有安全感。皇帝出游,万贵妃亦身着戎装为前驱。59岁的万贵妃去世半年,41岁的成化皇帝也随之而去。第三,万贵妃曾经生有一子,但随即夭亡,她将自己的母爱、姊爱、情爱化为一体,倾注在成化皇帝身上。她把成化皇帝的其他皇子,也都当作是自己的儿子,倾力将他们和成化皇帝一起保护起来。

鸡缸杯影,透见一个时代的印迹。明宪宗成化帝朱见深1464年即帝位,于1487年病逝,谥号“继天凝道诚明仁敬崇文肃武宏德圣孝纯皇帝”,葬于明十三陵之茂陵。

 

作者:方志远 系江西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