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经》1907期总编手记:倒霉的美国联邦快递

2019-07-03 13:26评论关闭Views: 4

lianbangkuaidi

美国企业向来“天马行空”,驰骋全球,淋漓尽致地享受着自由经济所创造的营商条件,但近来美国的老板们却烦恼不少,他们没有想到,在最需要他们竭尽全力迎接全球挑战之际,竟被“政治正确”折腾得有点“焦头烂额”。虽然目前入主白宫的是一位“最懂经济”的大老板,理应是美国资本家的最好代言人,但他的所作所为似乎在处处为难美国企业,其政策常常违反基本的经济常识,他所颁布的不少行政命令和法案弄得美国企业进退两难,甚至哭笑不得,而联邦快递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

美国联邦快递是全球物流业的领头羊,其业务覆蓋全球200 多个国家,雇员达20多万,

在美国空运物流市场占据垄断地位,在中国的跨境物流市场也占有半壁江山。联邦快递运送货物以“快捷、可靠”著称,在世界上享有良好的商业信誉。正是这家赫赫有名的跨国公司最近却被特朗普政府弄得颇为尴尬,其商业信誉受到严重损伤。

事情要追溯到美国政府于5月15日将中国华为列入禁止与美国企业进行商业往来的“黑名单”。这一禁令让联邦快递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它在中国有着广泛业务,而保持和扩大中国市场是它的最大利益所在。另一方面,它又不能完全违抗政府禁令,继续运送被政府禁止的中国货物,否则极易被美商务部认定为违反“出口管理条例”而受到严惩。作为世界物流业巨头,联邦快递自然不愿冒如此巨大的法律风险。

美国政府颁布禁令后,先后发生了联邦快递“错运”华为包裹和“拒运”华为手机的事件,并引起了中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人们对联邦快递的做法提出强烈质疑和批评。联邦快递将事件解释为“操作失误”,除表达歉意外,还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的调查。但是,中国网民似乎并不接受联邦快递的说法,他们普遍认为,联邦快递的做法,实际上充当了美国政府打压华为的帮手,所谓“失误”之说,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经过一个多月的“发酵”,事件于6月24日似乎出现了“峰回路转”。联邦快递出人意料地对美国政府提起了诉讼,指控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联邦快递在诉讼文件中称,美国政府不应要求它执行出口禁令,也没有理由为它运送了它并不了解的产品而受到责任追究。

人们虽然质疑联邦快递提起诉讼的真实意图,但诉讼本身至少可以说明两点:一是之前发生的“错运”和“拒运”华为物品的事件,其背后实际操控的正是美国政府;二是美国政府的禁令已伤及美国企业的利益,联邦快递的诉讼实际上是被逼无奈的举动。

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的决定。根据这一制度,对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企业实施封锁和断供,严重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外国企业、组织或个体,将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这一制度既符合国际规则,又可保护中国企业的利益;既是对美国的反制,又是中国健全法制的重要举措。

而联邦快递之所以对美政府提起诉讼,恐怕与中国上述制度的实施不无关系。“清单制度”一旦实施,联邦快递无法不担心被列入清单的可能,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丢失中国这个大市场,而这正是它无论如何都要避免的“噩梦”。

 

作者: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