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财经》1906期总编手记:特朗普颠覆了最基本的商业逻辑

2019-06-05 14:26评论关闭Views: 7

dongle

生产商品的目的是为了在市场上销售,销得越多利润越大,这本是每个企业和国家梦寐以求的事情,但特朗普却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的华为供应产品,从而断送了美国公司的“财路”;作为重要基础设施,每个国家都争先采用最先进的通讯技术,但美国却拒绝来自中国华为公司最先进的5G设备,还强迫其他国家也禁用华为技术。

显然,特朗普的这些措施,早已超出贸易竞争的范畴,这明显是在通过贸易施压和技术封锁来实现大国竞争的战略目标。作为超级大国的总统,想方设法阻止其他大国的崛起,这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历史上,霸权国家面临新兴国家的挑战,都是不惜代价地奋起反击。特朗普的对华围堵政策,正是大国竞争的历史“翻版”。

美国封杀华为,旨在阻止中国在科技领域赶超美国。从美国近来的各种动作看,围歼华为只是阻遏中国科技崛起的举措之一,美国已瞄准中国其他领先企业,甚至对中国科研人员赴美交流及招收中国赴美留学生等,也在采取收缩政策。看来,阻止中国崛起,美国开始 “动真格”了,不排除还有更严厉、更激烈的后续行动。

对美国当前的对华政策,我们不应满足于上述浅显的解读。毕竟时代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我们应该往深处探究,美国这样做能行得通吗?胜算有多大?

如果依照历史上霸权国家的做法,通过极限施压来阻遏中国崛起,恐怕不可能如愿以偿,因为全球化已彻底改变大国关系,相互依存的局面大大限制了国家关系中的独霸行径。以5G技术为例,华为虽然是公认的领先企业,但它并不占据垄断地位,其产品的生产链由全球无数企业共同打造而成,而美国企业是华为产品生产链中的主要供应商。

特朗普可能没想到,他制裁华为的决定是在美国并没有相应制造业准备的前提下作出的,也就是说,美国自身已不存在能制造与华为同样设备的企业。对华为禁售的芯片和零件,也不可能找到同样体量的其他买主和市场。在此背景下,对华为的禁售令必然造成两大结果:一是美国芯片制造商将失去最大买主,利润将由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裁员;二是中国在失去芯片货源的情况下,不得不加快开发自己的芯片,最终很可能使美国失去原本在芯片领域所拥有的绝对优势。

特朗普在宣布制裁华为的决定后曾在电视上信誓旦旦地说,美国绝不能失去5G领域的竞争,不能允许其他国家在这个领域超过美国。很显然,特朗普在此问题上犯了严重的“官僚主义”错误。他根本没弄明白,美国早就没有可以与华为竞争的企业。

20年前,美国曾经是世界通信领域的领导者,朗讯、摩托罗拉曾长期主导国际通讯市场,但经过十多年的风云变幻,除了苹果等个别公司外,美国通讯业已基本“全军覆没”。剩下的只有中国、瑞典、芬兰的少数几家企业。当然,美国企业的“退场”和华为的崛起,并不表明美国的衰落,而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因此不能与国家的胜败相提并论。事实上,美国在技术领域的优势依然是不可撼动的。

特朗普颠覆了基本的商业逻辑,不顾自由市场的普世原则,用行政命令强势干预企业,这将有助还是有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宏伟计划,目前虽难下结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技术封锁只会加快中国开发出比美国更先进的技术。

 

作者: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