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中的要角-吴敦义

2019-05-06 11:13评论关闭Views: 3

wudunyi

去年年底的“九合一”大选,国民党大胜,蓝军士气大振,国民党的支持度也水涨船高。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这是一个亲绿的基金会)在今年元月21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国民党的支持度是30.3%,民进党是24.2%。这是近几年来,国民党第一次再度成为台湾的第一大党。由于国民党的气势是上升趋势,2020年只要国民党团结,应该可以重新取回执政权;因此国民党阵营中想要争取明年“总统”大选门票的人不一而足,媒体称这些重量级人物为“太阳”,媒体认定国民党最有可能角逐“总统”大位的“太阳”有四位:朱立伦、王金平、吴敦义、马英九。

除了马英九外,其他三位在2016年的态度是如何?由于当时马英九执政不得人心,2014年的“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民进党在全台22县市中,拿下13个县市,六都之中只有新北市是国民党朱立伦仅以2.4万票小胜民进党的对手。所以2016年的“总统”大选,国民党内失败主义气氛弥漫,当时这些“太阳”们个个畏首畏尾,才让洪秀柱的“抛砖引玉”变成“弄假成真”,最后朱立伦演出“换柱”剧码,导致国民党全面溃败。

讽刺的是,目前国民党的局面大好,“太阳”们除了吴敦义比较含蓄之外,个个跃跃欲试。气势不好的时候无人承担,气势好的时候人人舍我其谁,如此现实的政治人物,很难令人尊敬。如果要论功行赏,让国民党从谷底翻身的关键人物,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造成“韩流”效应的韩国瑜,另一个则是2018年选举总绾兵符的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几乎没有人否认国民党的气势上扬,韩国瑜应该居首功,但是比较被轻忽的是吴敦义的重要性。

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后,透过“不当党产条例”“促转条例”等政治手段,甚至不理台北最高行政法院“不当党产条例有违宪之虞”的警告,扑天盖地地追杀国民党,国民党所有的党产都遭到冻结。吴敦义在2017年国民党最艰困的时刻接任主席,每个月必须筹募至少台币三千万元,才能使一再裁员的国民党维持最低程度的运作。有人嘲讽说:“募款根本是小事,募个款并不是什么大功劳。”这样的说法对吴敦义并不公平。一般而言,有钱的企业家都非常务实,对于执政党,他们通常都愿意慷慨解囊;但是对于在野党,除了一些铁杆蓝之外,多半只会做一些礼貌性的捐输。尤其他们会评估国民党重新执政的可能性有多少,而在2017年台湾社会很少人认为短期内国民党可以取回政权,在那种氛围下的政治募款,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更何况是每个月三千万。所有了解国民党处境的人都知道,国民党党工在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才领到薪资,而且农历年一分钱的年终奖金都没有。这种状况下的国民党,如果不是吴敦义的能耐,大概很难度过这一年半,撑到“韩流”兴起、国民党枯木逢春的一天。

其实韩国瑜能有今天,吴敦义绝对是重要推手。2017年,韩国瑜和吴敦义竞选国民党主席,由于韩国瑜离开政坛多年、党内资历和人脉不足,所以尽管他在竞选期间的言论就令人刮目相看,最后还是吴敦义以过半的票数获胜。韩国瑜是一个重情义、顾大局的人,他自知党主席选举希望不大,又担心如果五位候选人没有人过半数,按规定需要由前两名再选一次,这样会造成党内的分裂,所以根据可靠消息,他在选前几天,要求自己最死忠的支持者全部改投吴敦义,他希望吴敦义第一阶段就过半,国民党能早日产生主席人选。吴敦义为了感谢韩国瑜的义气相挺,所以出任党主席以后,立刻任命韩国瑜为高雄市党部主委,其实当时吴敦义就希望韩国瑜将来能够选高雄市长。他们两个人的互动,用“惺惺相惜”来形容并不为过。如果不是高雄市党部主委这项职务,韩国瑜就没有机会和高雄市民第一线接触,高雄市民也无法认识到他的幽默、机智、认真的态度,这段时间的地方耕耘,为他逐渐累积了后来参选高雄市长的资本。如果韩国瑜没有这个舞台,为他奠定一些民意基础,局势可能改观,所以从这点来看,今天的韩国瑜部分是吴敦义促成的。

想当初,2018年3月16日是国民党台北市长初选领表登记的最后一天,韩国瑜突然现身国民党台北市党部,登记参选台北市长,虽然后来他立刻撤销,但是这件事震惊台湾政坛。因为当时的韩国瑜,是代表蓝军参选高雄市长呼声最高的人选,所以他忽然跑到台北市登记参选,媒体当然会有各种揣测。事后韩国瑜对媒体说明他这样做的理由,他强调,他是以强烈的动作,向党中央表示高雄需要资源。他说,“我们不要满汉全席,但总不能没有一碗卤肉饭”,后来撤销登记是因为第一时间向党主席吴敦义报告,也获得党中央善意回应。

事实上熟悉内情的人知道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去年三月,韩国瑜迟迟不敢表态参选高雄市长,因为他当时的民调支持度只有民进党陈其迈的一半,差距是二三十个百分点。那时候没有人认为他会当选,他自己也认为一点胜选的机会也没有。相对而言,台北市蓝军胜选的机率比较高,“如果党中央一定要我在高雄参选,与其当砲灰,不如回台北”,这应该是他当时做这个决定的心境。其实他在3月16日登记参选台北市长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接到一位好友的电话,这位朋友和韩国瑜有多年的交情,他告诉我:“国瑜要选台北市长。”我回他说:“很好啊,台北才有希望。”我的讯息比媒体报导更即时,因为韩国瑜要去登记前,早就和我这位朋友商量过,可见他根本不是临时起义,而是认真思考过的结果。去年三月的高雄,全台湾人民和民进党都认为,高雄市长宝座是民进党的囊中物,国民党没有一丝希望,所以韩国瑜才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从这个事件,多少可以看出他反应机伶、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

事实上韩国瑜撤销台北市长的登记,完全是吴敦义的劝阻,在那个时候,除了吴敦义,没有人可以阻止他这样做。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吴敦义当时态度坚定,不会有今天振奋蓝军的高雄一役。因此,外界实在低估了吴敦义在促成“韩流”中所扮演的角色。

吴敦义应该是蓝军四个“太阳”中行政能力、辩才最强的一位,但是由于他的形象早被民进党搞臭,所以在这些“太阳”中,他的民意支持度一直是垫底。民进党人士和他交手几次,完全占不了上风,知道他是可怕的对手,因此长期以来用“白贼义”(喜欢说谎的人的意思)抹黑他,导致一般人民只要谈到吴敦义,语气多半轻蔑。政坛上说谎的人一大堆,苏贞昌曾经在神明面前说过他不选第三次台北县长,但是他去年参选就是第三次;他去年参选时也说过,选输了不会入阁,但是他现在是阁揆。谢长廷曾经说过要退出政坛,但是他现在是“中华民国”驻日代表;段宜康曾经发誓要呑曲棍球,现在尚未兑现。这些人说谎的次数绝对比吴敦义多,为什么只有吴敦义被冠上“白贼”之名?这只能说民进党早有远见,知道吴敦义是一个厉害角色,早早就用“白贼义”口号称呼他,使人民对他产生说谎者的刻板印象,这就是为什么吴敦义明明带领国民党打赢一场空前的选战,他的民意支持度仍然在低档的原因。

以目前国民党“总统”参选人的初选方式——三成党员投票、七成民调,吴敦义要代表国民党参选的机率极微。但是对吴敦义有比较深入了解的人会认为,这是一件相当可惜的事。当然吴敦义自己的用人也值得反省,他所任用的一些人,本应该重建或扭转他的形象,但是这些人显然没有把这个工作做好,造成一个精明干练、从政以来一直以清高自持的人,无法代表蓝军角逐大位。

总之,如果“韩流”是蓝军士气大振的关键,吴敦义的重要性不应该被低估。没有吴敦义,就没有在逆境中还能存活的国民党,也不可能出现现在还风弥全台的这股“韩流”!
作者:林火旺 系台大哲学系兼任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