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产能合作应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

2019-04-15 10:35评论关闭Views: 8

yuanzhu

国际产能合作,顾名思义,它是一个国家的工业生产能力通过跨国和跨地区对另一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能量输出的合作行为。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产业转移,但与产业转移略有不同的是,产能合作侧重于总体能量的调整和布局,产业转移注重于整个产业的移位和转出。

中国国际产能合作是中国对外投资和合作的一个创举,也是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增强国际竞争优势的重要内容。它依靠中国自身积累的有竞争优势和市场需求的产能,通过国际合作,让更多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参与到全球产业体系中来,分享中国经济的发展成果,让它们所拥有的各种要素和资源的效益充分发挥出来,加快工业化进程,促进经济增长,从而在国与国之间打造出一个互利共赢的合作局面。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加强国际产能合作,正在成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重要领域。五年多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卓有成效,直接投资年均增长7.2%,累计投资额超过了730亿美元。我国和“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进行产能合作,具有以下优势:

一是地缘优势。“一带一路”历史上就是路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大通道,这种地缘优势天生俱来,是搬不走的地理格局。过去那些年之所以发展不好,是因为适应经济发展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不足,这种地缘优势未能充分发挥出来。经过“一带一路”五年多来的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框架、沿线各中心城市和连接重点产业集聚区的国际经济走廊都已经开始形成,这将使国际产能合作更加通畅便达。

二是发展优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工业化水平差距较大,总体上处在工业化中后期阶段,面临着工业化发展的任务,呈现出“涵盖面宽”和“包容性强”的重要特征。我国所有的工业产能,几乎都可以在“一带一路”上找到合适的合作对象。通过产能合作,有助于结构调整,帮助这些国家进一步提升工业化水平,发展和完善他们的工业体系,实现工业化梦想。

三是互补优势。“一带一路” 沿线许多国家资源非常丰富,进行产能合作,前景也十分广阔。如果能将整个产业的上下游合作打通,将形成一个涵盖“资源、能源、生产、运输、加工”完整的产业链,不仅有利于大幅降低成本、形成加工规模,而且有利于增强竞争优势、增加就业。推动产能合作与资源优势相结合并相互配套,可以建设一批绿色环保的油气化工、煤化工、钾肥、钢铁、有色金属的生产基地;还可合作开发清洁能源,如水能、光伏、风能、生物质能等资源。这种极强的互补优势,将大大增强产业的生存能力和竞争能力。

四是技术优势。在联合国工发组织发布的工业竞争指数中,中国产业整体竞争力排名第七,且链条完整、项目丰富,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制造行业有铁路、电力、造船、港口、建材、通信、轻工、冶金和家电等,居世界第一水平的工业品有221种,产业规模全球第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合作,中国提供的产能不仅技术性强,而且性价比高,特别契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需要,因此,这种产能国际合作的基础雄厚,空间巨大。

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国际产能合作,我国是推动者、主动方,我们必须把握好世界经济未来的发展趋势,以国际的视野来谋划长远、打开空间。

第一,这种国际产能合作要有利于要素再造。与“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进行产能合作,如果简单理解为把我们的一部分产能转移到外面去生产,那是不全面的。我们应该以产能合作为契机,改造和转变原来的生产方式,进行模式再造和价值重构,提升产能的质量和水平。这就要求我们要对过去的产能要素进行重新配置,使产能所涉及的链条更短、等级更高、范围更广,这样合作的生命力就更强、市场的容纳量就更大。这是我们进行产能国际合作的精髓。所以,产能合作既是一个再出发的过程,也是一个再创造、再创新的过程。

第二,这种国际产能合作要有利于展示形象。应该特别指出的是,我们所要推进的国际产能合作,是与不同国家的产业进行优势互补。我们目前所进行的供给侧改革的去产能,并不是把落后产能倾销到世界上去,更不可以把它弄到“一带一路”上去,这有违我们的初衷,是对“一带一路”建设的伤害。要知道,落后产能走出去也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产能合作,我们要更加讲究质量优先、更加重视标准第一。产能也有高、中、低端之分,但低端并不等同于低质量,高端也并非全部就自然高质量。不同端的产能对不同国家的不同发展阶段都是有需求的,也是与生产相适宜的。低端产能也是市场不可或缺的需求,某些方面可能还是替代不了的!对于这一点,我们必须在国内形成共识,在国际上讲清楚,以减少不必要的误解。

第三,这种国际产能合作要有利于品牌塑造。国际产能合作不注意进行品牌建设也是不对的。当今国际竞争不仅越来越重视产品的质量,而且也越来越重视品牌的优势。不能以为“一带一路”上有关国家竞争水平不高,就忽视产能的品牌特征和企业形象,粗制滥造,把产能转出去了就一了百了。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反过来也会影响其他产能的生存和发展,进而影响到产能的国际合作!所以,我们必须更加重视软实力的塑造。

第四,这种国际产能合作要有利于未来发展。国际产能合作是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通过国际市场进行资源配置和产能优化的重要选择。决定产能是否能够存活的基础是市场。所以,产能合作必须是建立在国际市场上的合作,对该产能的需求和扩大也必须是建立在国际市场的未来需求上,才能生根、开花和结出果实。有些产能,从国内看是过剩了,但国际上有需求;有些从目前看是过剩了,但未来有需求,这需要我们去认真研判产能合作的未来发展前景。对于那些没有市场前景的产能,我们必须进行供给侧改革,坚决去产能,更不能拿到国际上去合作。因此,国际产能合作,不仅是中国的,更应是国际的,必须到国际市场竞争中找准产能发展的定位,找到产能发展的方向,才能在更广的范围、更宽的领域去发掘产能持续发展的不竭源泉。

当前,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产能合作,总体上还处在深入推进的阶段,不可避免地会存在着挑战多、风险大等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首先是产能合作不能一厢情愿。尽管我国与“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在产能合作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但这种优势要变成具体行动仍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不能一厢情愿,更不能简单化。这是因为,如果对方没有足够的愿望,没有强烈的需求,这种合作是会打折扣的,效果也是不尽如人意的。所以,在寻求产能国际合作的过程中,我们要做精细化的市场需求调查,找好、找准合作伙伴,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合作的契合点,把双方各自的比较优势与发展意愿充分发挥出来,形成优势互补和互利共赢的合作新局面。

其次是产能合作也要义利相兼。产能国际合作既要讲“利”,也要讲“义”。“利”是合作的基础,“义”是合作的精神,是能够同甘苦、共命运、风雨同舟的思想支柱,也是无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幻都能够相依坚守的坚定意念。“义利相兼,以义为先”。所以,国际产能合作,我们既要和那些义利相合的企业优先合作,更要与那些义利相合的国家优先加强合作。只有这样,这种合作才能行稳致远,不断发展。

最后是产能合作必须防范风险。这个世界并不风调雨顺。尽管全球化的旗帜依旧在飘扬,但风向变了!从近几年我国企业在国际上的际遇,我们就不能看出,一些居心叵测的国家,正在全球范围内、在国际投资和贸易中,对我国进行围剿、攻击、抹黑、污蔑。尤其是对“一带一路”这个国际合作的平台,更是欲摧之而后快。这给我们在“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中,陡然增加了许多难度,也带来了不少风险。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警觉,必须十分清楚,尽管“一带一路”建设得到了各个国家的广泛响应和支持,但在具体过程中,由于政局的更替、利益的考量、关系的得失、势力的冲突等等,各种不确定因素都在增大,甚至可能出现一些颠覆性的后果。所以,我们的企业在“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中,尽管有国家之间合作的强大后盾,但也要筹划周全,多些防范风险的意识。
作者:张国庆 系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中商智库高级研究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