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机会

2019-01-25 10:00评论关闭Views: 1

zyh15

2018年11月24日,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落幕,民进党惨败,国民党大胜。柯文哲虽然惊险连任台北市长,但是根据十二月初的民调,2020年的“总统”大选,他却是支持度最高的人,以27.5%领先第二名国民党的朱立伦(只有10.3%);至于这次选举中声势最强、人气最旺的韩国瑜,也只得到9.2%的支持度。为什么柯文哲在台北市长一役赢得如此辛苦,却仍是2020年“总统”大选的大热门?我们可以从三方面分析:
一、民进党难以挽回的颓势

民进党这次大败,主要原因是中央执政失去民心,高雄市的选举结果是最好的例证。高雄市是绿营铁票区,四年前,陈菊曾以99万对45万票大胜代表国民党的杨秋兴,连任高雄市长,一般人相信,民进党只要推出一颗西瓜(因为西瓜的颜色是绿的),也会当选。2018年5月21日,国民党提名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时,没有人认为他有任何当选的机会。所以竞选初期,没有人看好韩国瑜。后期尽管韩国瑜气势如虹,但在投票结果出炉前,很少人相信他可以在民进党执政超过20年的高雄,大赢民进党的陈其迈15万票。

坦白说,在选前五天的一场辩论会,陈其迈的表现明显胜过韩国瑜。在辩论会中,陈其迈展现出他对高雄市政的熟悉度,远远超过韩国瑜;而且他对于高雄市未来的规划也是有模有样。所以如果就个人在这场选举中的表现来看,陈其迈并不差,再加上民进党中央和地方都有执政的优势,因此开票以前,相当多人还是认为陈其迈胜算较高。

为什么最后的结果不只韩国瑜赢了,而且赢得那么具有说服力?理由很简单,“九二共识”是关键。国民党在2016年输掉政权,理由很多,但是绿营人士刻意解读为:这是因为人民不要“九二共识”。但是不要“九二共识”的民进党,全面执政以后两岸关系降至冰点,造成“外交”失利、经济停滞。韩国瑜的“货物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确打动高雄人的心,而支持这句不只是口号的基础,就是“九二共识”。韩国瑜的逻辑很简单,承认“九二共识”就是对大陆展现善意,在这个基础上,两岸的交流就不是口号。当然,大陆并不是韩国瑜拼经济的惟一对象,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以大陆目前在国际间的政经实力,绝对是高雄要突破目前经济困局最重要的交往对象。

选举结果证明,大多数高雄人民已经看到民进党在施政上是穷途末路,如果陈其迈当选,高雄的发展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民进党的两岸路线,让两岸看不到一丝和解的希望。因此惟有改变才有希望,韩国瑜就是民心思变的寄托。

以当前的局势来看,两岸关系是台湾生存和发展中最重要的议题,民进党僵化、独断的意识形态使得两岸关系注定恶化。这次的地方选举证明,大多数的台湾人民知道民进党已经无招了,不再对蔡英文寄予任何希望,所以民进党的颓势会持续下去,难以挽回。因此,观察目前的民意走向,蔡英文在2020年大选中似乎已经出局。

民进党的新潮流也看出这一点,所以选后第一个炮轰民进党的就是新潮流的段宜康。新潮流的盘算是利用这次败选检讨,让蔡英文知难而退,使得同派系的赖清德可以在2020年取代蔡英文参选。但是这样的算盘却被也是新潮流出身的郑文灿破坏,郑文灿挟著连任桃园市长的优势,公开表态支持蔡英文,他在12月6日公开表示:“这次选举挫败,很多人都要负责,没有要换队长,队长还是蔡英文。”不只如此,蔡英文因为败选辞去民进党主席,郑文灿主动联系民进党中生代,包括陈其迈、黄伟哲(台南市长当选人)、林智坚(新竹市长连任者)、潘孟安(连任屏东县长)、林佳龙(台中市长连任失败)等人,共推原属谢长廷派系的卓荣泰,争取民进党主席。这个做法惹怒了新潮流的大佬吴乃仁,他公开宣布退出新潮流、退出民进党。

虽然吴乃仁不满意郑文灿的作为,但是由于郑文灿是民进党这次惨败中惟一最亮眼的当选人,他的声势使他俨然成为民进党内各派系的共主。因此,在郑文灿的力挺之下,2020年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还是蔡英文,而蔡英文连任的机率极微。如果蔡英文很难赢,绿营人士就会把希望寄托在柯文哲身上,也就是说,民进党的无望,造就了柯文哲的机会。
二、国民党的内斗

很少人把国民党这次选举的大胜归功于党主席吴敦义,不少人认为韩国瑜造成的旋风才是关键。但是平心而论,吴敦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国民党在党产全部遭民进党政府冻结的窘境下,吴敦义必须每个月筹措三千万台币,才能维持国民党党务的正常运作。然而由于吴敦义长期以来民意支持度不高,他反而成为胜选后的国民党内部斗争的主要对象。

胜选后的国民党并没有更加团结,反而给社会媒体、民众的印象是——“争权夺利”的旧国民党又回来了。国民党中生代在选后马上展开对自家党主席吴敦义的斗争,表面上的议题是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产生方式,实质上就是不支持吴敦义担任国民党的候选人。他们主张,2020年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应该用“全民调”的方式产生,不应该采用国民党现行的方法(党员投票占三成,民调七成)。一般人都知道,这是针对吴敦义而来,因为吴敦义在多项民调中都是落后的。

吴敦义记忆力佳、口齿伶俐、辩长无碍,他在担任“行政院长”时,民进党的“立法委员”质询他也占不了便宜,有人称他是“绿惧人”,也就是绿营害怕的人,因此民进党长期以来都用“白贼义”(白贼是指爱说谎的人)来抺黑他,造成吴敦义在民间的负面形象。虽然吴敦义的民意支持度不如另一个可能的党内对手朱立伦,但是他在国民党内的支持度却很高,一旦国民党因为内斗而分裂,以目前体质还不够强壮的情况下,2020年的国民党也难有胜算。所以体弱又内耗的国民党,也给了柯文哲一个最佳的机会。
三、厌恶政治恶斗的选民

柯文哲能以无党无派的身份,在台湾政治圈呼风唤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年来蓝绿恶斗的结果,一般人民对于政客嘴脸已经讨厌到了极点,所以对于政治素人抱以厚望,柯文哲就是这种时势下造就出来的英雄。

柯文哲常常口无遮拦,所以经常讲错话;也不理官场上的礼数,作风非常随性,他给一般人的印象是“一点也不像政客”。柯文哲的“说错话”,支持者的解读反而是“真情流露”。因此柯文哲的崛起,所有的政治人物如果有智慧,应该深自检讨:并不是柯文哲很厉害,而是政客实在太失民心。

以上三点应该可以说明柯文哲为什么得民心的原因,如果蓝绿的生态没有太大的改变,如果2020年的“总统”大选是三组人马竞争:蔡英文、国民党(不管吴敦义还是朱立伦)、柯文哲,柯文哲胜选的机率是最高的。当然,我的前提是国民党和民进党在这一年之中,仍然照目前的情况运转下去,完全展现不出任何令人耳目一新的作为。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民进党要有突破性的改变比较难,国民党也许还有一点机会,关键在于吴敦义,至少他目前还是掌握党机器。但是如果国民党党内的同志只看到私利而忘了公义,只考虑个人喜好而不顾党的前途,国民党在2020年也难有希望。基于这些观察,2020年柯文哲其实是很有机会的。
作者林火旺 系台大哲学系兼任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