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9-01-18 15:34评论关闭Views: 1

anbeijingsan

今年9月,安倍晋三打破常规第三次连任日本自民党总裁,为执政到2021年铺平了道路。到2019年11月15日,安倍将超过桂太郎,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对于中国人来说,安倍堪称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方面对这个名字耳熟能详;另一方面,对安倍在政坛更迭频仍的日本能坐稳首相宝座感到诧异。

 

安倍经济学

对安倍来说,在其最后3年的任期中,实现修宪是终极目标,而维持经济持续发展则是前提。

2012年再度当选首相至今,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日本走上了泡沫经济破灭后的复苏之路。所谓“安倍经济学”,核心是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经济改革组成的“三支箭”。通过这些举措实现恢复企业业绩、提高就业率及工资收入,扩大个人消费,形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

2012年,日本GDP为475.7万亿日元;2017年达到545.8万亿日元。IMF的统计则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日本经济年均增长率约为1.5%。至2018年6月,日本GDP已实现连续10个季度增长,为28年来首次,摆脱了此前民主党政权时期的经济负增长窘境。

因此,安倍成了日本政坛近年少有的不倒翁。日本首相任期长短与经济形势密切正相关。佐藤荣作政权(任期7年8个月,历史第二长)时期,日本经济年均增长率约为10%。相反,从1991年到2001年经济泡沫破灭的10年里,日本政坛“十年九相”,如“走马灯”。

不过,日本消费、工资、投资持续低迷的“通缩”状态尚未结束,债务危机和人口老龄化问题也日益突出。同时还面临着美联储退出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带来的资金外流压力。

 

一强独裁

2017年初,安倍先后卷入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丑闻。先是被爆出夫人安倍昭惠为森友学园向地方政府疏通,令后者低价购得国有土地。后又被指通过内阁官房官员向文部科学省授意,为自己老友担任理事长的加计学园定制相应的行政规则,获得地方政府补贴。

学园丑闻,一度令安倍支持率下跌。但实际上,日本民众更多的是对安倍“独裁”的批判,即认为其权力不受制约,并不意味着日本民众对安倍执政理念、政策及其能力的否定。安倍率领执政党在过去6年里,连续5次赢得全国大型选举,形成安倍“一强独大”现象。

学园事件出现后,安倍通过改组主动放权,邀请河野太郎为外相,引入此前一度挑战自己的野田圣子,以经验丰富的小野寺五典入阁,缓解了党内外批评,支持率迅速回升。

虽然小池百合子借在东京都胜选的风头,一度欲挑战安倍。但实际上,日本民众对小池的青睐,某种意义上却印证了对安倍政策的支持。一部分民众期望的是没有安倍的安倍政策。因为小池在史观、安保、修宪、外交等主要方面的政策,与安倍基本一致,也因此被称为 “女安倍”。

安倍获得了自民党内主要派系的长期支持。自民党内部派系林立。安倍晋三出自杂糅了反战(祖父安倍宽)和右翼(外公岸信介)传统的政治世家,在日本政坛根基深厚,善于在党内搞平衡,因而获得了如麻生太郎派、二阶俊博派、岸田文雄派、细田博之派等党内主要派系的坚定支持。

2017年3月,安倍修改自民党党章,将总裁最多“连任两届共6年”,修改为“连任三届共9年”,为成为史上最长任期首相铺平道路。

 

政治世家

1954年9月21日,安倍晋三出生于日本山口县,1977年毕业于东京成蹊大学法学系政治专业。而后前往欧美游学,就读于美国南加州大学,1979年进入日本神户钢铁公司纽约分公司工作。1982年11月,安倍晋三步入政坛,担任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的父亲安倍晋太郎的秘书官,并获前首相福田赳夫和竹下登的提携。

安倍晋三祖父安倍宽,持反战立场,反对东条英机,二战后组建“日本进步党”。外祖父岸信介,外号“昭和之妖”,1957年至1960年任首相。岸信介原姓佐藤,其父从岸家入赘到佐藤家,岸信介在中学时又被过继回父亲本家,恢复姓岸。他的亲弟弟佐藤荣作,1964年至1972年连任三届首相,是历史上任职第二长、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两人是日本实行内阁制以来唯一的一对兄弟首相。佐藤还因为提出“无核三原则”获得1974年诺贝尔和平奖,是迄今为止唯一获得过此奖的日本首相。

安倍父亲安倍晋太郎,是前首相福田赳夫的得意门生,曾任中曾根康弘内阁外务大臣。母亲安倍洋子是岸信介的长女。1980年代,安倍晋太郎是自民党福田派内定的接班人,他与田中派继承人竹下登达成“密约”,先由竹下接过中曾根的首相职位,然后传给安倍晋太郎。不料,1991年,安倍晋太郎突然病逝。

值得一提的是,安倍晋太郎是小泉纯一郎的政治引路人。1988年,正是在他的推荐下,小泉进入竹下内阁任职。因此,小泉对安倍晋三的提携也可以视作“知恩图报”的表现。

安倍晋三在商界同样渊源深厚。岳父松崎昭雄是森永糖果公司社长。叔父西村正雄,曾担任日本兴业银行董事长,是安倍晋太郎的同母异父兄弟。

得益于雄厚的政商人脉,安倍青云直上。安倍晋太郎病故,安倍晋三继承其在山口县的传统选举优势,于1993年首次当选为众议员,随后连续多次当选。

2000年7月,安倍晋三开始了在政府系统的任职,出任森喜朗内阁官房副长官。2001年,其两次续任小泉纯一郎的内阁官房副长官。2003年9月,小泉连任自民党总裁后,安倍晋三任自民党干事长。2005年10月31日,安倍又出任第三次小泉内阁官房长官。无论在党内还是政府,都是小泉的“大管家”。

2006年9月26日,时年52岁的安倍就任首相,从而成为日本第一位二战后出生、也是战后最年轻的首相。2007年,由于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败,安倍以溃疡性结肠炎为由辞职。继任的福田康夫,正是福田赳夫的长子。卸任首相后,2009年8月,安倍连任众议员。2010年10月,安倍曾率领议员参访团访问台湾,与马英九、李登辉、蔡英文等会晤。

2012年9月26日,安倍晋三战胜其他4位候选人,再次成为自民党总裁,也是第一位回任的自民党总裁。当年12月,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大胜,安倍晋三出任首相,也由此成为战后继吉田茂之后,第二位“东山再起”的日本首相。

安倍兄弟三人。兄长安倍宽信,是日本第一大综合商社三菱商事中国分社社长。三弟过继给舅舅岸家作养子,改名岸信夫。曾任防卫省政务官、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委员长,两度在安倍内阁担任副外相,可谓“举贤不避亲”。

安倍在安全和外交上属“鹰派”,在许多方面带有小泉纯一郎的影子,也有人认为安倍晋三遗传有外祖父岸信介的政治基因。母亲洋子说:“晋三的政策像外公,性格像父亲。”而安倍自己也表示:“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继承了岸信介的遗传。”

 

新群主

2013年3月15日,安倍晋三宣布日本将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谈判。安倍认为,TPP能帮助日本利用亚太市场的活力振兴经济,推动经济结构改革,以重要参与者的身份引导规则制定,且其他领域的出口增长和国内私人消费增加足以抵消TPP对农业的负面影响。此外,加入TPP协定也是拓展日美同盟之举。

然而随着特朗普的上台,TPP风云突变。2017年1月,特朗普签署了入主白宫后第一个行政命令,就是退出TPP。美国“退群”后,日本成为新“群主”。

2017年11月11日,日本与越南共同宣布11国就继续推进TPP正式达成一致,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定CPTPP,该协议将于12月30日生效。共有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等11个成员国。区域内的人口达5亿,GDP总和达11.38万亿美元,占全球的13%。

TPP的主旨是贸易自由化和零进口税。日本农产品的进口税非常高,大米的进口税达到恐怖的778%,进口牛肉的税收达38.5%。协议生效后,日本承诺每季度下调一次税收,使得澳大利亚、加拿大的牛肉将以更低价进入日本市场,这得到两国欢迎,但招致日本农民的强烈抗议。而对于日本制造业,TPP是福音。加拿大对日本汽车征收的6.1%进口税将在5年内取消,新西兰也将在第7年完全取消对日本工业产品的关税。

 

正常大国

“安倍政治学”中的核心是成为“正常大国”。在历任首相中,安倍最重视外交。复出第一年访问的国家超过外叔祖父佐藤荣作7年8个月全部任期内走过的国家。

安倍一直强调“日美同盟是东北亚地区和平和安全的基石”。在奥巴马政权时期,安倍通过积极配合美方的“亚太再平衡”战略、TPP协定,以及主动参与围堵中国、搅局南海事务等,修复了在民主党政权时期受损的日美同盟关系。特朗普上台后,虽然受贸易战影响,但日美关系保持了平稳的过渡。2017年2月,安倍在特朗普就职后首次访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致力于使用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全部军事实力保卫日本,这一承诺“不可动摇”。

中国社科院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指出,作为改革型领导人,安倍自比“战斗型政治家”,在发挥领导力时积极主动,权力需求较为旺盛,敢于直面政治挫折。在核心人际关系层面,呈现明显的“小集团”色彩。在具有外溢效应的国家重大政策问题上,安倍既在战略上固守“内核”,又在策略上相对务实。

日本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第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安倍曾公开表示,该条款是日本“正常化”道路上必须搬掉的绊脚石。但与党内对手石破茂寻求删除宪法第九条第二款、替换为自卫队条款相比,安倍考虑到民意和周边国家的态度,更倾向于保留该条款,而新增自卫队地位和职能内容。

在修宪之前,安倍已经先行解禁集体自卫权。所谓“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他国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2015年10月,在安倍的力推下,日本国会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包括1个新立法和10个修正法,从法律层面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

1954年,日本成立防卫厅与自卫队时,出于对二战军国主义的防范,防止军人干政,决定设立“文官统制”,让文官参与对武官的管理。随着自卫队地位提高,武官反对声音增加,作为“文官统制”核心的“参事官制度”已于2009年被废除。安倍政府更进一步,于2015年通过《防卫省设置修订法》,取消了此前掌管自卫队行动作战的文职部门“运用企划局”,改由统合幕僚监部(相当于总参谋部)负责,并将只属于“西装组”(文职官员)的对防卫大臣的辅佐权扩大到“制服组”(军职人员)。“文官统制”制度正式被废除,“制服组”成为自卫队各项行动的主导核心。

外界普遍预计,安倍势必在有限的任期内加速推进修宪。由自民党公明党联盟、希望之党、日本维新会构成的“修宪势力”将稳居众议院三分之二多数席位和参议院半数席位,而民调显示已有半数民众支持修宪。麻生派建议在明年夏天参议院选举前实施全民公决。但安倍表示修宪尚无时间表,首要任务仍是发展经济。在中韩的高度关注下,日本修宪很可能再度成为地区关系紧张的引爆点。

 

作者:本刊特约撰稿人 马浩亮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