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齐威王烹煮马屁精

2020-08-13 10:20评论关闭Views: 1

qiweiwang

炎炎盛夏,本当七月流火的吉林却反其道的爆火,横空出世两大“经世”之才,一个是以“平安经”殉职的贺电,一个是正火前留名的“明经”创始人弓克。弓克贺电,瞬间引发全民嬉笑怒骂。

其实,对于你我任何一个普通人,一生当中都保不齐哪天或因少不更事、或因中年危机、或因老当益壮而自我膨胀,以致出离精神、神经而产生“奇思妙想”,但只要是自娱自乐不牵连他人,顶多只会引人嬉笑嘲讽而已,倒也不失为一件茶余饭后减压的乐事。

但是,这两名深居官位、某种程度上决定着省计民生的高级领导干部,“奇思妙想”之荒诞明明已经出离了精神、神经,彼时彼刻他们的亲人没有嘲笑他们,出版单位没有嘲笑他们,他们的上级显然也没有嘲笑他们,而他们周围左右之士公器私用捧其臭脚细嗅其“香”、拍马屁无下限的姿态更是令人作呕、愤而怒骂。

人无完人,人民公仆不幸因故丧失常识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丧失常识的人民公仆没有人敢于谏言,晓以义理,或将其拉回正轨,或将其及时送医,却尽是谄媚之人毫无底线地曲意逢迎,为其癫狂鼓掌叫好。马屁拍得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到底,是上有所好,下有所图。官德影响政风,政风影响民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长此以往,扭曲混沌的为官环境和风气必将祸害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

《资治通鉴》中有一则故事,就是讲拍马屁的危害:

卫侯言计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子思曰:“以吾观卫,所谓‘君不君,臣不臣’者也!”公丘懿子曰:“何乃若是?”子思曰:“人主自臧,则众谋不进。事是而臧之,犹却众谋,况和非以长恶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悦人赞已,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谀求容,谄莫甚焉。君暗臣谄,以居百姓之上,民不与也。若此不已,国无类矣!”大意是,卫侯提出了一项不正确的计划,而大臣们却如出一口地附和。子思认为不妥,并讲明了其中的利害:领导干部自以为是,排斥异议,则众人都附和错误见解而助长邪恶之风。不明是非而乐于让别人赞扬,是无比的昏聩;不断事理而一味阿谀奉承,是无比的谄媚。领导干部不实事求是,属下也只想着拍马屁,领导集体就会脱离群众;想治国安民,老百姓不会配合,国家也会遭殃。

幸而,《史记》中讲了一个齐威王烹煮马屁精的典故。

战国时期,对于齐国的两个官吏——即墨大夫和阿大夫,齐威王身边左右都是猛夸阿大夫,极力贬损即墨大夫。“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齐威王没有被左右蒙蔽,而是派人深入到当地明察暗访,向老百姓调查了解,其结果与左右说的截然相反。即墨大夫管理的即墨地区“田野辟,民人给,官无留事,东方以宁”(田地都已开垦,百姓衣食丰足,官府中没有堆积滞留的公务,东方因而得以安定)。而阿大夫管理的阿地却是“田野不辟,民贫苦。”那么,为什么左右瞒报实情,颠倒黑白,把好的说成坏的,把坏的说成好的?原来,即墨大夫为人正直,一心为民办事,从不逢迎谄媚朝廷的左右近臣,而阿大夫却善于阿谀巴结朝廷大臣,因此被奉承、收买的大臣们都说阿大夫是好官。

齐威王掌握了实情后,把官吏们召集起来,对确有政绩的即墨大夫“封之万家”;对善于拍马屁的阿大夫和那些颠倒黑白的大臣们则“皆并烹之。”此后,“群臣耸惧,莫敢饰非,务尽其情。齐国大治,强于天下。”

以民为重、纳谏用能、从善如流的齐威王,也因改革图强、治国治吏的卓越成就而名著史册。

《管子·明法解》云:“国之所以乱者,废事情而任非誉也。”说的是,国家之所以乱,就因为不实事求是,而偏听偏信诽谤夸誉。

人性世事,古今通达,千百年来皆可镜鉴。

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今天的领导干部更应认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之重大,广开言路,兼听则明,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实事求是作出符合客观实际的科学决策,才能不负众望,真正造福一方百姓。

 

文:李瑞

评论已关闭